=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FGO/幼帝二世】(不)公平

摸鱼一条,作为祭品供上。孔老师,我有大帝,你来不来!

“这不公平!”

刚回到迦勒底的咕哒子完全没明白,摸不着头脑地看着难得表情沉重的亚历山大,“什、什么?”

跟在亚历山大后面跑出来的罗曼医生有些尴尬地解释道:“他观战了你们在冬木的作战……”

红毛小狮子把脸皱成了包子,定定地看向站在咕哒子身后的黑发男子,一反常态地没有缠上去,而是闷闷地喊了声“老师”便向着相反的方向跑远了。

“是没有带他一起行动的原因吗?”咕哒子看了看马修,又和她一齐看向拧紧眉头的埃尔梅罗,“军师,你看着怎么办?”

“先由着他去吧,”埃尔梅罗叹气道,“别用这个眼神看我,过会我会去找他的。”

一头栽倒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亚历山大有些懊丧地抱紧了枕头。身为英灵,他自被召唤之日起就被赋予了与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相关的所有知识,这使得他在处事上表现得更加成熟。可他始终是以马其顿王子的模样现的身,身心俱是少年,理所当然地也具有少年人的渴望,渴望冒险、渴望长大、渴望爱。而欲求之下,必然会孕育出些负面的、不那么美好的感情,比如此刻在他胸腔中翻滚的失落与不甘心。

他看到了,那个高大、强壮、既属于未来又存在于过去的自己,理论上讲,他们是同一个人,但情感上的冲击却始终难以平复。他们相差那么远,无论是身高、体型,还是身为王的骄傲。

而且老师注视的是他,而不是我,亚历山大闷闷不乐地想,这不公平。

他当然爱他的老师。他的老师聪明、睿智,兼有一颗宽容的心——那是他最为敬仰的地方。而亚历山大从不怀疑他的老师也爱他,可如今他不确定了。

叩叩,门响了。

年轻的小王子腾地起身,光着脚就冲去开了门,“老师!”

还来不及收回手的埃尔梅罗盯着他的赤足,嘴上说道:“怎么知道是我的。”

“听脚步声就知道了。”

埃尔梅罗条件反射地皱起眉,轻轻地在少年的背上推了一把道:“先进去把鞋穿上。”

走进房间,两人并排在床上坐下。埃尔梅罗来之前把外套脱了,只着里面的黑衬衣,但亚历山大还是从他身上嗅到了尘土的味道,当时一时冲动失言,现如今他后悔了。他的老师刚刚结束一场漫长的战斗,甚至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就因为自己这来得莫名的不良情绪而特意找了过来,这实在让他感到有些羞愧。

“我为我不当的举止向您道歉,老师。”性格直率的少年直言道。

埃尔梅罗揉了把他的头,“之后记得跟御主也说一下,她有点被你吓到了。”稍作停顿,他又继续道,“所以现在可以说明了吗?你说的‘不公平’是指什么?”

亚历山大定定地看着他,双手无意识地捏成拳。这是少年第一次如此露骨地表现他的痛苦与困惑。豁达是他的天性,可再豁达的人,偶尔也会有想不开的时候,但好在他从来不耻于表白自己的内心——尤其是在他敬爱的老师面前。

于是他说:“老师年轻的时候曾是长大后的我的御主,见证过我的战场与死亡,如今又成了我的老师,教导我、关心我,见证我的成长。除了我尚还不能上战场的幼年,老师你几乎见证了我人生的全部。可我所了解到的关于老师的部分,只有在这里相遇后的短短一段。我既不知道那时分别后老师过得如何,也不知道老师从那副少年的模样蜕变成现在的样子经历过怎样的辛苦,这不公平……”

“不,亚历山大,”埃尔梅罗再次抚上他的头,“听我说。在我还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的时候,是你陪伴、帮助了我,而如今轮到我陪伴、辅佐你了。若说有什么不公平的,”他露出一个温柔而放松的笑容,“这次我能陪你更久。”

评论(9)
热度(175)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