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HQ!!/黑月】特殊编号

腿腿点了很久的梗

亲爱的对象,生日快乐!


真要算起来的话,起因不过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街头偶遇,月岛怎么也想不通是怎么演变成自己坐到了黑尾家中的情况的。

若是将时间追溯到一个小时以前,月岛还在东京街头漫无目的地闲逛。

他是跟着哥哥一起来的。可能是出于想要重新拉近兄弟之间的距离的想法,和好后,哥哥来找他说话的次数明显增多,像是问他要不要一起练排球,或是约他去看恐龙化石展。虽然有时不免觉得有些刻意过头地烦人,他却没真正拒绝过,这次说要来东京玩也就顺理成章地答应了下来。

然而兄弟俩谁也没想到会在东京碰见熟人。

看到哥哥被以前的同学拽着邀请他去喝一杯的时候,月岛还一点想法都没有,只朝哥哥挥一挥手表示不用在意自己,然而在下一个转角迎面遇上黑尾的时候,他顿时后悔得恨不得把自己塞回车站立刻坐车回宫城去。

黑尾显然也发现了他,十分自然地冲他挥手打起了招呼。

这不是阿月吗?

月岛忍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没有扭头就走,礼貌又疏离地回了个礼。

黑尾前辈好。

也不知是早就在集训时习惯了他的态度,还是天生的心大,黑尾完全无视掉他周身充斥的禁止靠近气息,走到他边上和他同行。事实上月岛也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去,东京于他而言毕竟还是个陌生的城市,他唯一记得清楚的路只有回酒店的那一条,可即便回去了也进不了房间——房卡在哥哥的口袋里,虽然被拽走时哥哥说了会尽快回来,但这个尽快究竟是什么时候也不甚明晰。他本来是打算找一家书店消磨时间的,可还没找到书店,便被黑尾撞见了。

黑尾似乎生来就在谈话方面天赋异禀,集训的时候月岛便经常见他和不同的人交流,就好像他的口袋里揣满了话题,无论对方说什么,他都能翻出一个相对的接上,就算对方不开口,他也能找出个恰到好处的开头。

是来东京玩的吗?

嗯,来看展会。

你一个人?

不,和哥哥一起,他碰到同学,被拉去聚会了。

黑尾露出个了然的表情,摸了摸下巴,说那我带你转转吧。

然后呢?依稀记得黑尾带他去过了唱片店,还有他想要去的书店,又在黑尾推荐的店里吃过晚饭。可哥哥那边还没有消息,而如今他就坐到了黑尾房间的地板上,身上湿漉漉的——都怪突然的大雨。

黑尾的房间打扫得齐整,和他那头乱七八糟地翘着的黑发截然不同,所有东西都被有序地规整在一起,无声地展现其主人粗中有细的一面。

可他们是这种可以随意进入对方房间的关系吗?月岛摘下眼睛,捏了捏发酸的鼻梁,决定给哥哥打个电话,然而手机还没摸出口袋,黑尾就回来了,头发上还满是水珠,T恤的领口也是湿的,料想应该是出来得匆忙,没有擦干。

黑尾走到自己的衣柜前,找出一套崭新的衣物交给月岛,催促他快去洗澡。

直到走进还热气腾腾的浴室,月岛才终于反应过来,满心挫败地靠墙蹲下。

实在是……太超过了。

他左胸腔里那颗在集训时偶然被吹入心室的种子此刻吸了水、抽了芽,颤巍巍地长。

洗完澡就借衣服走吧。

可就连这样的想法也在回到房间的一瞬间成为了不可能。

黑尾拿着他的手机,缓缓地转过头来看向他,手机的界面是他的电话本。

有你的电话,我看响了很久就想帮你接了,不小心按错了……

那副伶俐的唇舌如今生了锈。

……抱歉,我不是有意偷看的。

哈——所以呢,看完以后感想如何?觉得开心还是恶心?

阿月。

黑尾站起了身,他们身高相仿,视线几乎是平行的,月岛避无可避,只能强撑着那张被日向说成嘲讽力MAX的脸,故作淡定地回望回去。于是黑尾又露出一如既往的狡猾笑容来,抢在他做出所有可能出现的反抗前率先扣下了那一球。

我很开心。

什……

一个稍纵即逝的吻。

你、干什么呢混蛋!

阿月。

……

亲吻实在是一项暗示意味十足的事情,蜻蜓点水地贴合是试探,深入的唇舌交缠则充满了性的暗示,而反复的啄吻亲昵得让人害羞,就算是被称为“乌野最冷静的头脑”的月岛也思考不出该怎么破解这个局面了。

如今他的秘密被知晓了,那个电话本里被他加上的,写在黑尾铁朗这个姓名前将之置于首位的那个A,和嘴硬又胆小的他这个I组合在一起。

念作“愛(あい)”。


评论(4)
热度(26)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