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全职/双叶】跟随

去年参本文解禁

CP是叶修×叶秋,请不要看反

乱来的伪·修真paro,由于字数限制所以写得比较赶

↑请确定以上都ok再下拉,诸多不足,感谢阅读


店小二注意那个男人很久了。

男人是最近才出现在店里的客人,每日都是午时来,点一壶铁观音,在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上半个时辰便离去。若只是这般稍显特别的行事作风,倒也不会引起店小二过多的注意,要知道这店虽然不算特别大,但生意不错,店小二光是招呼客人就有些分身乏术,哪还顾得这种随便哪家店都会见到的闲人是样式稍显华丽一些。

可这店小二不知道,什么寻常人士茶馆、酒肆这种地方,最是藏龙卧虎。

真正引得店小二分外在意的,是男人唯一随身携带的东西——一把玄色绢伞,伞面上用金线绣着什么图案,看上去与市井上卖的凡物别无二致,无非就虎,坐在那儿带着个斗笠安静吃茶的,可能就是某个山庄的庄主,几个人围在同一桌豪迈喝酒的,难保就不是说书人口中的魔头……要辨出这些人的真实身份,往往需要极强的眼力,而这店小二在这茶馆做了近二十余年,要做到这些完全不在话下。

他一眼便看出了那伞绝非凡品,很有可能是仙家宝器。那绢面光是看上去就是极好的料子,别说寻常人家了,规模稍小一些的世家都少有。不仅如此,有一次店小二不小心将茶水弄洒了,眼看就要尽数淋上那柄竖在桌旁的伞,只见伞面上的金线闪了闪,竟然隔空挡住了茶水而后打湿了地板。店小二以为自己眼花,趁那男人没注意,悄悄摸了一把,好家伙,真是一点没湿。这便更加使他笃定了自己的想法。

可执伞的男人却一副懒散做派,翘着二郎腿半瘫在座位上,虽然不亏欠茶水钱,但每次结账的时候都是东摸摸西掏掏,勉强凑出几枚铜钱来,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正经修士。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仙家宝器?多半是偷的!

正当这店小二琢磨着该怎么找到这人偷窃的证据将他扭上公堂,然后将宝器物归原主,得仙家赏识修仙飞升,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他一把。店小二不耐烦地回头,便见了个戴着顶蒙了黑纱的斗笠的怪人。这般打扮的客人,十有八九是刺客,店小二自然是不敢随便招惹,满面堆笑道:“客官几位?”

黑纱怪人也不答,伸出左手的食指一晃,便举步上了二楼,径直走到那个带伞的男人的桌前坐下。

店小二伸长了脖子,想听听他们究竟在讲些什么,却被掌柜的一巴掌打了回去,只得重新短期在各桌之间转悠忙碌起来。


“那个店小二怎么不停往这边看?”叶秋掀开一点面纱,一脸“你又干什么坏事了”表情地看着翘着二郎腿喝茶的叶修,质问道:“你是不是拖欠人家茶水钱了?”

叶修一口茶差点喷出来,“哥看起来像这么无耻的人吗?”

“你无耻的地方还少吗?”叶秋说得咬牙切齿,心里还记恨着叶修偷了他的腰牌离家出走,还打着他的名号坑蒙撞骗,害得他每次出门都不好直报姓名,简直没有天理。可谁叫这人是他哥呢?叶秋阴郁地叹了口气,瞪着叶修道:“听说你离开嘉世门了。”

“嗯。”叶修答得坦然。他从嘉世门离开已经是五六天前的事了,对外说的是他闭关修炼遇到瓶颈,选择入世,实际上却是被同门赶了出来。但这个层面实在是不好同外人诉说——哪怕这人是他亲弟弟,于是叶修只能含糊地嗯上一声,装作不在意地低头玩茶碗里的茶叶。

叶秋端起茶碗又呷了一口茶,微微皱了皱眉。方才穿着黑衣顶着黑纱走了一路,渴得狠了端起杯子就灌,竟然没觉得这茶难喝,这会儿细品一下,只觉得又苦又涩口,索性推到了一边。

叶修见了,端过他的茶杯,将里面剩的茶给喝了,边摇头边说:“败家。”

叶秋脸一黑,没好气地回嘴:“你不是和家里断绝关系了吗,还管什么。”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个的?”

“跟我回家。”

叶修故作惊讶,“你不是都说我和家里断绝关系了吗。”

“给我接回来!”叶秋将桌子拍得砰砰直响,“混蛋哥哥你一走了之,结果我成了家主每天打理家里的生意累得要死,你还有没有人性了!”

“冷静、冷静,不要总是一言不合就拍桌子,要赔钱的,哥就带出来一点盘缠,都快花光了,”叶修眼珠一转,突然就越过桌子去摸叶秋的腰带,“叶家少爷应该带了不少盘缠吧,救济哥点,回头还你。”

叶秋一炸,怒骂:“你还要不要脸了?找弟弟要钱好意思吗?”

“弟弟接济哥哥不是很正常的吗?”

叶秋被他气笑了,解了钱袋拍在桌面上,道:“行,正好我这次离开家也是有事要办,我就雇你跟我同行,你要是答应,这钱就都是你的。”叶秋满以为叶修会答应下来,谁料他竟然只是掂了掂钱袋,便推了回来,道:“不接。”

“你不是缺钱吗,给你钱你又不接,耍我玩呢。”

叶修摇头道:“这么说吧,我不能接。”

“你不是嘉世门最强的修士吗,不过是做个同行者都做不到?”叶秋气得牙痒痒,只当他是满口胡言找借口,叶修真镇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我的灵根拔了。”

叶秋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你是说你把——”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一把捂住了嘴。叶修一脸无奈地看着他,道:“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你们修士不是特别重视灵根吗,而且你不是已经到了元婴期,好好的灵根怎么说没就没?”

叶修闻言笑道:“哟,你以前不是不关注修真界吗,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为了哥专门去了解了一下?”

“我是……不对,你别岔开话题,”叶秋皱起眉,倒是表现得比叶修本人还要着急,“到底怎么回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一看叶秋一脸“你不把话说清楚咱俩没完”的表情,叶修再怎么厚脸皮也终于还是没辙,只能将同门刘皓同长老之一的陶轩给自己强按罪名,并处以自断灵根被逐出嘉世门的刑罚的过程一五一十地道来。

果不其然,刚一听完,叶秋便再一次拍案而起,眼见得他又要大喊大叫,叶修只得拉着他走出茶馆,拐到旁边的小巷中。刚一到没人的地方叶秋就嚷嚷开了:“你就这么让他们废了你这么多年的修为?!”

叶修不以为然,“我要是不答应,他们就会去找沐橙的麻烦,我一个大老爷们的没什么,总不能让沐橙受这个委屈。再加上哥也不是光吃亏,好歹带了件法宝出来。”说完他掂了掂手里的伞。

那店小二猜得不错,这伞确实是一门仙家宝器,是叶修的故友苏沐秋所铸,虽平时为伞型,却有七十二种变换,可抽出伞中剑,可做弓弩,还可以拆解伞骨拼成棍棒……总而言之就是变幻莫测,命名为“千机伞”。但也因为变换众多,难以承载过强的力量,因而每一种形态的杀伤力都不比纯粹一种形态的宝器,于是长期被嘉世门束于高阁,叶修也才得意成功地将它带了出来。

叶秋自然不知道这些,甚是不理解地说:“一把破伞能有什么用处?”

叶修也不答,他们江南叶家是商户大家,兄弟俩自小接受的教育都是关于怎么经商壮大家业的,他因为热衷于修仙,便从家里偷跑了出来,叶秋没有,自然是满脑子生意经,不了解修仙界的诸多事宜和纷争,叶修也不太想和他解释——实在是太麻烦了,光他们嘉世门和霸图门这么多年的明争暗斗都够说一夜。

叶秋见叶修不说话,沉思了一会儿道:“反正你灵根也没了,就是个普通人,就别再想什么修仙了,快跟我回家。”

叶修道:“我还有事,不能回去。”

叶秋大怒,“你能有什么正经事!小时候你每次跟我说你有事最后都是掏鸟蛋去了!你灵根都没了还想干什么?!”

“就说你傻你还不信,灵根没了哥还可以再修,”叶修摇摇头,“现在的嘉世不比往日,我得想办法把沐橙接出来。”

“然后呢,你还能自立门派不成?”叶秋愤然道。

叶修点头。他还真就是这么个打算,现如今的修真界早已不能同日而语,往日各大门派收门生看的是眼缘,而如今,只要你给足银两,便能来仙门进修,也不管你有没有资质,自然也不管能否修成,美其名曰给每个人机会,实际上却是从中牟利。叶修对这种行径从来是不齿的,但也不会横加干涉,说到底他就是个清闲散人,教导门生的事他是从来不做的,通常他只管自己修行,再有便是和故友的妹妹苏沐橙呆在一起。

长老陶轩便是对他这一点深有微词,别的仙门都是以最厉害的修士为招牌招揽门生,他们嘉世最厉害的修士就是“叶秋”——叶修偷拿他弟的名片出来混迹后,用的便一直是他弟的名字,偏偏这个“叶秋”游手好闲,只顾自己,丝毫不关心本门事务,空占一个名号。

一开始陶轩还只是自己心里想想,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刘皓知道了。

刘皓这个人在门中也算是有一定实力,但始终不敌“叶秋”,总是被死死地压在下面,久了便心生怨愤。得知陶轩也对叶秋看不过眼后,刘皓便想方设法地和陶轩拉近关系,拉上关系后又不停在陶轩耳边给他出谋划策,想办法赶走“叶秋”,招纳其他仙门能力够强的修士来取而代之。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么个情况。

叶秋沉思了一会儿,说:“你要怎么重修灵根?我跟着你。”

“我的小少爷,你又不修仙你跟着我干什么?你还是忙家里的生意去吧。”

“我是借口置办货物从家里偷跑出来的,”叶秋一脸理所当然,“我才不轻易回去。”

“不行,回去。”

“要回去你跟我一起回去。”

叶修真切地感受到了头疼,这傻小子怎么越长大越固执,小时候光是缠着自己叫自己陪他玩就已经够头疼了,现在自己要去修行他还要跟着,有完没完了。

叶秋见他不说话,又道:“你必须带着我。”

“为啥?”

“你没盘缠。”

“成你跟着吧……”

见终于扳回一程,叶秋十分高兴,当即就拉着叶修转身走回大街上,置办行李去了。

然而等他真的和叶修一起踏上旅途,他就彻底笑不出来了,反而还有点想哭。


“这这这都是些什么啊?!”叶秋慌乱地窜到叶修的身后,连斗笠歪了都不顾,整个人抖得跟筛子似的。

叶修撑开伞,摇头道:“叶秋你还行不行,一个走尸把你吓成这个样子,那什么礼数全忘了,你这样要是被老头子知道可是要挨戒尺抽的。”

“你不是很厉害吗倒是灭了他们啊!”叶秋急道。

“你放开哥,哥伸展不开。”

叶秋脸一黑,装作若无其事地松开了叶修的衣角。叶修也不含糊,三两下将伞骨拆拼成弓弩形态,又从行李中抽出预先刻好了符文的箭矢,一件射死了那只倒霉催的走尸。

一看警报解除,叶秋立刻又生龙活虎起来,继续之前的争吵。

为了重铸灵根,叶修需要大量的仙草灵株,这些东西通常都长在深山老林之中,所以叶修二话没说就带着叶秋专往各种高山峡谷跑。这些因为人迹罕至而未遭红尘浊气侵染的地方,对于叶修来说是极佳的修炼和取材场所,但对于叶秋来说,三个字足以概括——“没吃的”。跟着叶修在这方圆十里见不着一个活物的林子里走了十天,叶秋每日都只能学着叶修那样吃野果,一开始觉得新鲜所以还能忍耐,到了后来,便渐渐地思念起肉的香味和口感来。于是叶秋提议去打点野味,还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循着自己离家出走之前偷看的话本故事上讲的那样在林子里设了好些陷阱,竟然还真被他逮到了一只兔子。

接下来问题就来了,谁做呢?

叶秋一直以叶家大少爷的身份呆在家中,自然是没有做过这种活计,而叶修虽然会做,但却有着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懒。虽然他没了灵根,但经过长时间的修炼,身体素质到底是常人难敌,他辟谷过,因此基本靠天地灵气日月精华便可以生存,吃野果不过是给口里添点滋味。他反正也不执意吃肉,自然是不愿意做这份麻烦事。

两人正斗嘴,左侧的草丛突然一动,叶修立刻提了伞,拿伞尖对着草丛,静静地倾听其中动静。叶秋见他面容严肃,便也收了声,安静地躲到了一边,想了想,还是扯住了叶修的衣角。

这种长仙草灵株的深山,往往会因为灵脉的汇集而额外生出一些精怪来,常见一点的就是借着灵脉修行到一定程度的动物形成的妖怪,这种一般只要不去主动招惹便没有太大问题,此外便是方才叶修所杀的那样的走尸,多半是意外死于山林中的人的尸体被灵脉影响,尸变而成。不管哪一种,数量都不会太多,按理说叶修方才刚打死一个,不应该会这么快又遇上另一个才对。

又等了一会儿,草丛始终没有再动,仿佛刚刚的动静只是叶家两兄弟的错觉。叶秋松了一口气,然而气还没有出完,叶修突然拎起他的后衣领就往回跑。

由于两人身高差不多,叶秋被叶修拖得踉踉跄跄,当即道:“你突然发什么疯?!”

“你自己回头看看吧。”叶修头也不回。

叶秋一转头便被吓傻了,好家伙,少说也有十个走尸跟在他们后面,要不是它们因为是尸体而四肢僵硬,他们两个早就被追上撕碎了。

“怎、怎么有这么多?!”叶秋几乎被吓破了音,也不要叶修揪衣领了,自己跟在叶修后面拔腿狂奔起来。

叶修也顾不上说话,从伞中抽剑一记横切,逼得那群走尸一顿,又立刻将伞拼装为弓弩,三箭连发,打倒离得最近的几个。然而就在他停步击退走尸的时候,又几个走尸从其他的方向冒了出来,加入了走尸大军。

见势不对,叶修也不恋战,收了伞往肩上一扛,继续逃命。

“那边!”叶秋突然叫道。他指的那个地方是一处低矮的洞穴,走尸四肢僵硬没法做出弯腰这些动作,他们躲进去应该是能挡上一挡。

打定主意,叶修摸出几张爆破符往身后的走尸群里一扔,借着爆炸的余波两人一同钻进了山缝之中。

叶秋心有余悸地跌坐在地上直喘气,长这么大他就没跑这么快过,突然这么一阵疯跑,真是险些要了他的命。叶修也有些气息不稳,却还是端着伞,观察外面的动静。

约摸过了一刻钟,走尸沉重的脚步声才完全消失。又等了一会儿,叶修才小心地探出头左右看了看,确定走尸都走了才招呼叶秋出去。

“这是怎么一回事?”叶秋惊魂未定地问道。

“怎么,怕了?哥早就叫你不要跟来你非不听,”叶修摇头道,“会有这么多的走尸,说明前面有个村庄,而那里肯定发生了什么。哥会会去。”

叶秋一把拉住他,“你不要命了?!”

“不就几个走尸吗,难不倒哥,哥去去就回,你就在这等着。”

叶秋回想到刚刚的场景,只觉得头皮发麻,再一看叶修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莫名觉觉得恨得牙痒痒,心一横,便道:“我跟你一起去。”

叶修回过头看他,惯常保持的“就算天塌了也不关我的事”的表情被惊讶的神色给取代了,说出来的话倒是依然欠扁,“你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既不会画符又不会仙法,跟着去送人家吃吗?”

叶秋道:“藏好不就行了,你把你能灭这些玩意的东西分我点。”

叶修想了想,要是不带着他他估计又要闹,大少爷野外生存的技能不足,要是不看紧了迷路跑进山里哪个大妖怪的巢穴,他也没法交代,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两人各贴一张疾行符马不停蹄地赶了三个时辰的路,总算是躲着那些走尸走出了林子。

正如叶修所说,翻过山头的另一面山脚下就是一个小村落,想来造成这样大量的走尸出现在山中害人的症结,便在此处。

两人对视一眼,一齐朝村子的入口走去,正巧看见几个妇人坐在村口的择菜,叶秋便径直走了上去。

趁叶秋与妇人交谈,叶修东看看西瞧瞧,终于在村民打水的河边找到了一些线索。河流从山上流下来,过多多少会带有山上的泥土,而后在河床堆积,通常会导致河床及附近区域的泥土更厚也更肥沃。村边这条河却不然,不仅不更加肥沃,反倒更显贫瘠。问题应该就出在这里。

精怪都是吸纳灵气来修炼的,被过度吸纳灵气的地方便会出现不符合常理的贫瘠,这样的精怪大多不难对付,直接劝说其换个地儿即可,少数修为特别强的可能会难缠上一些。可惜叶修失了灵根,仅仅只是仰仗着本身自带的少许灵力发动简单的术法,没法知晓此处精怪的具体情况,也就只能按最死板的套路来了。

叶修撑开伞,像盾牌一样挡在身前,而后捡了块,贴上爆破符往河里一扔。河水立刻被炸得四溅开来,却并没有逼出精怪,连鱼都没有。

叶修正觉得奇怪,撑着伞凑到河边,又从伞骨中抽出剑来,一下子插入河中搅和。

还是没动静。叶秋却慌张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喊“快跑”。叶修纳闷地看着他,刚要开口像往常一样笑话他胆小,突然感到一阵阴风自背后吹过,条件反射地往旁一滚,抬头便看见一只通体乌黑的蛟立在河道中央。

叶秋整个人都吓傻了,呆呆地立在那里,直到被叶修一如既往地扯着衣领拽到一旁的灌木丛中才回过神来,抓着叶修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个什么怪物?!”

叶修一边撑开伞做盾牌挡住被愤怒的蛟抽断的树枝,一边回道:“哥哪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是你去问的吗?”

“那村妇只告诉我这条河里有脾气不好的神龙大人,让我告诉你别乱动,结果我还没过去就看你把神龙给惹了。”

神龙。看来是这里的村民误把这成龙失败的蛟当成神龙来供奉,结果不仅增进了他的生长,顺便还助长了它的贪念,竟然大肆吸收此地的灵脉,还弄出了大量走尸。想清楚这一点,叶修在伞面上一抽,竟是抽了根缚仙绳出来,手腕一抖,就向那蛟套去。

那蛟身躯有碗口粗,少说也有两百年的修行,自然是不会被叶修这般轻易地抓住,一尾横扫千军,直接将叶家二兄弟拍到了一边,再一卷尾,便把那缚仙绳扔出了老远。叶秋哪里受过这样的攻击,当即吐出一口淤血。叶修见了,赶忙一个闪身过去,一脚将他踹远了。

叶秋疼得大叫:“叶修你混蛋!”

“你就在那边呆着,别过来!”叶修一边喊回去,一边抽出伞骨里的剑,将伞面横在身前,当做盾,小心地与那蛟周旋起来。

蛟通体乌黑,叶修本以为那就是它鳞甲的本色,但他接连刺了几剑,虽然没对它完成什么切实的伤害,却还是在它的鳞甲上划出了几道痕迹,露出其下白色的部分,可见蛟本当是白色鳞甲,面上的这层乌黑,应当是邪秽所致。

叶修想了想,将剑插回伞中,又从伞面上抽出几根丝线来。这几根丝看起来普通,却是苏沐秋在这千机伞上加的一道最强保险,只有苏沐秋和叶修两人会使用。这丝是千蛛丝,最为柔软的利刃,只要找准角度,便可以于无形之中切掉邪物的头颅。

叶修小心地将千蛛丝缠在伞把上,又将伞变作弓弩形状,上蹿下跳地引得蛟不断追着他赶。没了灵根,他的体力差了一大截,没跑两下就有些支撑不住。然而丝才缠了一半,根本压不住那蛟。叶修正发愁,突然听见被他踹到一边躲起来的叶秋大喊一声:“混蛋哥哥,伞给我!”

叶修一看他和自己正好隔了只蛟,立刻心领神会地将伞扔了过去,喊道:“别碰哥这伞的伞把。”

叶秋并不答话,接了伞便又抛回给叶修。

两人一来一回地互相扔起伞来,就像儿时经常一起玩蹴鞠时那样。没一会便将那蛟缠了个结实。叶修当机立断接过伞,掏出十张净化符,一口气全贴在了蛟身上,这才终于止住了蛟的暴走。

两人都松了口气。

趁蛟动弹不得,叶修立刻指使叶秋找回了缚仙绳,将蛟绑好了收入乾坤袋中,刚收完叶秋便直接瘫坐了下来。他长这么大,从来没经历过这么恐怖的事情,叶修却是就这么修行的,竟然还能成为进入元婴期时年龄最小记录的保持者……叶秋第一次发现,他好像真的不太懂他这个哥哥。

“想什么呢?”危机一解除,叶修就又回复到了平日提不起劲的懒样,从叶秋的行囊里掏出自己被收缴的烟斗,惬意地抽起烟来,“我之后要把这蛟交给蓝雨收拾,往南走。那边山河更多,这样的精怪也更多,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你不回去我就不回去。”叶秋固执道。既然你不愿意跟我回家,那我便跟着你。

叶修表示也可以,他自然是不介意多个背行李的随从,路上无聊还有个人可以逗,他反正也不吃亏。

至于之后俩兄弟又造访过哪些地方,遇到了哪些精怪,又摊上了哪些大事……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END

评论(7)
热度(57)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