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K/伏八】心想事成

摸鱼短打一发,本来是作为新年贺想的,拖到现在就随便摸摸了


伏见猿比古是一个无神论者,或者说,除了他自己,他谁也不信,但他还是将身上唯一的那枚五元硬币扔进了赛钱箱。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Scepter 4几乎可以算是一个全年无休的部门,以至于伏见时常觉得自己迟早会因为过劳猝死在自己的岗位上。好在他们的室长宗像礼司大人某些时候还是懂得体恤下属和培养部门团队感情的,于是每年的大晦日,都会组织全体成员一起去神社参拜。

纵然对于要在人潮中穿行这件事有诸多不满,但总归是可以从工作中稍微缓口气,伏见难得没有太大的意见,只是依旧不乐意和其他人搞好关系,每次都隔了一大段距离远远地跟在众人后面。

今年也一样。

前来参加初诣的人流排成一条长龙,大多是三五个人一起结伴前来,在前面有说有笑地缓慢走着,言谈间洋溢出节日所特有的欢快气氛。可惜这在伏见看来只觉得吵闹与碍眼。还是找个空隙回去吧。他刚这么想,就被人按住了肩膀,回头看去,正是他那永远让人捉摸不透其想法的上司。

宗像依旧还是平日那副笑脸,“果然还是神社最有新年的氛围,对吧,伏见君?”

“啧,您又想做什么?”

“我只不过是普通地关心一下我得意的下属而已。”宗像反问道,“不去祈愿吗?这间神社的祈愿可是出了名的心想事成。”

伏见扶了把眼镜道:“我想您误会了,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需要神来帮我实现。”

宗像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便穿过人群,走到等着领甜米酒的队伍去了。

搞什么。不爽的情绪更加浓重,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脱离队伍,一步步跟着往前挪。

等待的过程实在太过漫长,以至于回忆再一次趁虚而入——他突然就想起了中学时期的事。

那时候他还尚未离经叛道到现在这般地步,但也早已对神明丧失信心,自然也不会赶在新年头天清晨去参拜。

然而那都是认识八田之前的事。认识八田之后的每一年,他都会在天还没亮的时候被八田的电话给吵醒、拽出温暖的被窝赶去临近的神社参加初诣。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是如何冷得要死还坚持陪那个白痴在神社前站着排队的,只为了祈愿新的一年八田实和八田萌能健康成长、学习进步。

为什么不给自己祈愿?他记得当时这么问过。而八田的回答是一个招牌阳光笑容,和一句无所谓的“反正我的志向不在学习”,末了还附加一句“而且有猿比古你在嘛”。

而后他就骂了他白痴,犹豫了一会儿掏出一枚五元硬币,投进赛钱箱,草草地行过二拜二拍手一拜的流程便拖着一直叽叽喳喳问他到底许了什么愿的八田去买御守。

事实上,每次将钱投入赛钱箱后,伏见多少都有些后悔,就像现在这样。

“蠢死了。”将钱包收回口袋,伏见将风衣敞开的前襟又裹紧了一点。

明明没有许愿,明明不相信神,却还是投了钱,这种无意义的浪费,实在是太蠢了,说到底,究竟为什么一定要来这种地方不可……

不知何时下起了雪,大片的雪花落在眼底,被体温捂热融化成水滴,顺着脸颊滑落。

“啧,冷死了。”伏见抱怨着,最终还是调转了脚步,走向了分发甜米酒的长列。

什么神明、愿望,说到底都是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远不如一杯甜米酒带来的温暖来得真实,既然如此,不去相信就好了……然而为什么?

伏见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为什么美咲你会在这里?”

八田皱起眉头臭着张脸回道:“哈?你傻的吗,新年来神社肯定除了参拜还能干啥。”上下打量了伏见一番,他继续凶巴巴地说,“穿这么少你想冻死啊?!拿着等我回来。”说罢不由分说地将手里装着甜米酒的纸杯塞进伏见的手里,自己扭头又扎进了长长的队伍中。

伏见出神地看着他被人群埋没的背影,耳边响起宗像之前说过的话来,“不去祈愿吗?这间神社的祈愿可是出了名的心想事成。”


评论(26)
热度(74)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