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K/磐流】結び

“磐先生,我想帮你系领带。”

“诶?”磐舟维持着右手伸进袖口的姿势转过身,很是意外地看向不知何时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看向他的流。

这个孩子从以前开始就常突然吐出一些让人意外的提议,虽然已经在一起生活过很多年了,磐舟还是不太能够习惯。不过流是一个好孩子,这一点他最清楚不过,所以才会尽力将他的要求全都满足,甚至还被紫说成是过于娇惯流了。可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过于乖巧的孩子,总让人忍不住想要更加宠爱他,让他幸福嘛……

“磐先生?”

听到流又唤了一声,磐舟总算是回过神来将西装外套套好,然后走过去习惯性地摸了摸流卷翘的头发,“为什么会想帮我系领带?”

流无比率直地回答了:“因为我也想为磐先生做点什么。”

“那能拜托你整理一下冰箱和厨房吗?”磐舟带着点无可奈何地笑着说道。

流点点头,“如果磐先生希望的话,稍后我会做的,现在我更想为磐先生系领带。”

所以为什么非要执着于系领带不可呢?磐舟疑惑地想,等意识到的时候,问句已经顺着从口中流出了。

这次轮到流露出疑惑的表情了,“为临出门的恋人系领带有什么不对吗?”

流回答得太过坦荡,甚至让磐舟觉得自己随之冒出来的那点绮丽幻想都显得过分。这实在太过考验人了,可他也实在不忍心拒绝,甚至有点不好意思地期待着,最后也只能点点头应允了。

流于是弯起嘴角,看起来十分开心地任由磐舟展开领域,而后小心地帮自己将身上的束缚带一一解开。

“你该不会早就吃准了我不会拒绝吧。”磐舟一边帮他整理领结一边开玩笑似的问道,却没想到流真的给了肯定回答:“我有90%的把握。因为磐先生是个温柔的人。”

“你啊……”

“磐先生,请不要乱动。”流伸出手,牵住磐舟随意挂在脖子上的领带两端,“我要开始系了。”

“哦、哦。”

小小的箱庭内一下子变得无比安静,只余下布料摩擦出的窸窣声响。

流凑得很近,磐舟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的发旋,呼吸间都是自己给他买的香波的味道。当时买的是什么香型来着?似乎只是随手拿了一瓶放进购物篮而已,原来这么好闻吗。说起来,以前流还小的时候,自己好像还买过牛奶味的香波给他,他也没异议地一直用到自己觉得不合适给换掉……

磐舟突然觉得有点怀念,从那一天起一直照顾着流,到现在原来已经有这么多年了。

那次惨痛的事变,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会感到痛心,但也确实是他和流相识的缘线。一开始可能更多地还是出于对当时还很年幼的流的同情才会尽心照顾他吧,但越是和他相处越是觉得不可思议,率真、谦逊又富有理想和行动力,就像是荒漠里的一片绿洲,让人不由自主地就被他吸引住,缘线越拉越长,会喜欢上他简直就像是必然的结果——流确实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啊。

“完成了。”

“挺不错嘛。”磐舟看着胸前系得极漂亮的温莎结,由衷地赞叹道。

“感謝です。”流看上去很满足地笑了,可爱的表情让磐舟忍不住再次揉了揉他的头发,“那么,我出发了。”

回应他的是一个落在脸颊上的轻吻,和一句“路上小心”。

这也太考验人了,完全是给自己打了个挣不开的死结啊,快点解决完事物回去好了……磐舟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耳根,有点无奈地想。

评论(2)
热度(50)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