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阴阳师手游/酒茨】二時間だけのバカンス(下)

狗血玩意儿,随便看看吧。

前文:二時間だけのバカンス(上)

说是去个地方,金色眼睛的小鬼却只是漫无目的地领着他在这片林子中游荡,一会儿给他介绍这棵树的品种,一会儿又向他介绍那只鸟,看见好看的花和野果什么的,还会跑去摘下来给他,完全不见刚刚打架时的凶狠,只剩他那个年龄的孩童在自然不过的玩心。

横竖是一时半会到不了大江山,酒吞童子也就索性跟着小鬼头东晃西晃,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也不是不担心大江山的情况,但他更相信茨木童子的实力,虽然平日表现得蠢笨了些,但毫无疑问茨木童子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妖怪,对于自身妖力的控制定然不在话下,只要稍微回神便可控制住,稍微放一会儿应该也不是太大问题。

他正这么想着,走在前面引路的金瞳小鬼突然停了下来,兴冲冲地冲他道:“到了!”酒吞童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看见半截中空的树干。

“你就带我来看这个?”酒吞好气又好笑地问他。

小鬼点点头,拉着他就往树那边跑,待到走近了,酒吞童子才看清那树并非完全是空的,里面藏了不少东西,像是折了角的面具、掉漆的偶人……酒吞童子立刻明白过来这是这小鬼藏宝地方。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在几百年前,他还只是和这小鬼头差不多年纪的“神子”的时候,他也干过类似的事情,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小鬼头却完全没察觉到他的复杂心情似的,将那些东西献宝一样地掏出来递给他,“送给你。”

酒吞忍不住上手拍了一把他的头,说:“我不用这些。”

小鬼头低低地哦了一声,看起来有些失落,但很快就又抬起头来,问他:“你会抓鱼吗?”

这都哪儿跟哪儿。他刚想敷衍过去,小鬼头已经挽高裤腿,跳进了不远处的溪水中,俨然一副“看我给你露一手”的架势。酒吞童子也不阻止,就靠坐在那半截枯树干旁看他表演捉鱼。

这样默许式的鼓励显然让小鬼头更加兴奋了起来,虽然屏气凝神地注视着水面,脸上却带着灿烂的傻笑。徒手捉鱼是相当考验耐心、眼力和反应的事情,看这小鬼什么情绪都往脸上,酒吞童子本以为他会相当毛手毛脚,却没想到这小鬼竟然出奇地有耐心,眼睛一瞬不眨,身体也一动不动,静静地等待出手的机会。

风过叶落,带起水纹微漾。

不过眨眼的瞬间,小鬼出手收回,手上已经多了一条活蹦乱跳的香鱼,“抓到了!”

酒吞童子略带赞赏地拍拍手,就见小鬼举着鱼向他跑了过来,献宝一样地递给他。酒吞童子几乎是无奈地又拍了把他的头,“说了不用给我。”

“你愿意理我,肯定是个好人,所以送给你。”小鬼坚持道。

“你都是怎么判断的?”见了自己的妖相都不仅不害怕,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酒吞童子简直怀疑这小鬼是生来脑子里就少根筋。不过他也只是偶然途经的过路人,管不着这家伙,索性懒得再和这小鬼多说,干脆地接过对方执意递过来的鱼,利索地开膛破肚收拾干净,生火烤了起来。没有调味可放的香鱼烤起来其实并没有什么味道,小鬼却还是抽动着鼻子仔细地嗅个不停,眼巴巴地看着酒吞童子的动作。

鱼不多时就烤好了,酒吞童子看也不看,直接就塞到了小鬼的手里,又被他塞了半条回来,一人一妖就这么闲散地靠在枯树干上各自埋头啃鱼。一边啃鱼,小鬼还一边向酒吞解释自己会抓鱼都是因为被家里赶出来没饭吃,但他总是处理不干净弄得很苦,又缠着酒吞童子问东问西,酒吞童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地被消磨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几个时辰,鬼使白和鬼使黑总算出现在了酒吞童子的面前,着急地告诉他他停在了错误的时间点,要带他离去。

酒吞童子自然没有意见,却不料在离开的时候再一次被扯住了腰带的下端,金瞳小鬼定定地盯着他瞧,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你要走了吗?”

“对。”

“还会再来吗?”

酒吞童子叹了口气,蹲下身揉了把他的头,“按你那个标准,还能遇见其他好人的。”

他确实没有说错。后来小鬼真的找到了像灯塔一样值得他追随的人物,就在百年以后的大江山。


有了鬼使白和鬼使黑的指引,在光流中行走变得容易了很多,此前的悠闲全都成了幻影,酒吞童子心急火燎地逆向奔跑,丝毫不顾及这会使得时间流更快地吞噬自己的力量,他只希望自己能快一点回到应在的那个位置。

时间流的尽头,白昼与黑夜交替,恍神之间,酒吞童子终于看见了茨木童子。

“喂,白痴!给我清醒一点!”

像是第一片冬雪悄然落下的静谧,原本的地动山摇在顷刻间平息下去,茨木童子愣愣地循声看向站在不远处的酒吞童子,难以置信地狂喜道:“挚友——”

“闭嘴,我妖力要不够了,时间没那么多,你先听我说,”酒吞童子打断他,“我还能复活,你带着我的头去找阎魔,那混蛋能想点办法……”意识随着妖力的消耗渐渐被剥离,但他还是努力地迈开脚步向着茨木童子靠近,而后伸手拍了一把茨木童子的头,“等本大爷回来。”

评论(12)
热度(57)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