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阴阳师手游/酒茨】ココロ

最近官方出了新特效,忍不住想起了很早以前看的动画《魔女的考验》(暴露年龄),借用里面的部分设定玩了个crossover。

官方剧情下的OE,茨木还处于单箭头阶段,不能接受请勿继续阅读。

恭喜 @羊子 50天集齐鲜吞。


这是谁都不知道的事情——酒吞童子有时候能看到奇怪的东西。

或许是曾经身为神子所留下的特殊能力,又或许是早些年和不知道什么奇奇怪怪的妖怪打过架后留下的后遗症,总之他时常能看到人或者妖怪身上冒出奇怪的心形的泡泡。有时候是春日盛开的樱花的粉色,有时候是夕阳余晖的橙色,有时候又是夏草丛生的绿色……莫名其妙。

本来这种东西,无视掉就可以了,酒吞童子也不是什么都喜欢往外面说的嘴碎的妖怪,只是偶尔经过两只正搂搂抱抱在一起的妖怪的时候,总难免被一堆红得吓死个人的心形泡泡埋没,搞得他很是烦躁。好在他手下的那些小妖怪还算识相,在被他撞见然后狠瞪过后,都学会了自觉地找个没人的地方扎堆卿卿我我,不来鬼王面前碍眼,使他得以过了一段安逸的日子。

可惜好景不长,最近这日子是越来越没法过了。

酒吞童子瞥了眼站在树下大声约战的茨木童子和他身边那一串橙色的心形泡泡,无比后悔当初怎么没直接把这家伙扔出大江山。

这茨木童子是在十多日前闯到大江山来的,据他所说是听闻了此处有强大的妖怪的传闻,于是特来挑战,点名道姓地要酒吞童子和他一较高下。对于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上来就砸场子的妖怪,酒吞童子向来是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一般妖怪被狠狠地教训过一顿后便不敢再次来犯,然而酒吞童子没想到的是,这个自称是茨木童子的妖怪竟然有着不俗的实力,能在他手下硬撑好几个回合。念着难得能有个旗鼓相当的对手,酒吞童子留了几成力气,没有直接把这个来找茬的打死,于是就酿成了如今这悔不当初的局面。

“挚友,来和我痛痛快快地打一架吧!”一个橙色泡泡。

“挚友你是如此的聪明强大,我愿意誓死追随你!”又一个。

“啊——请你支配我的身体吧。”颜色深了点。

酒吞童子盯着那源源不断地冒出来的心形泡泡,陷入了沉思。他仔细观察过,泡泡的颜色不同代表不同的感情,黄色是惊吓,绿色是友情,橙色是普通喜欢……总之就是颜色越深感情越深。所以为什么这个白痴能够一边说着红色程度的话冒出来的却是橙色的心?

更令他费解的是,明明是实力强劲的妖怪,长得个头也不小,茨木童子却十分黏人——准确地说是十分黏他,像是个十多岁的孩子,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最后只能随了他去,也不知怎么就发展成了酒友的关系。

茨木童子其实不太能喝酒,却是一个很好的酒友。这平日里聒噪话多的妖怪,一旦沾了酒,便会难得地安静下来,酒吞若是有兴致说些什么,他就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听,若是酒吞缄默不语,他也不多话,只默默地喝自己的酒,身边还带着一圈心形泡泡。

似乎也没什么不好。酒吞这样想着。

然而直到他发现自己的身上也出现类似的泡泡,他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泡泡并非只是碍眼的标识,而是真实的、实体化的心,一旦给出便无法收回,而在给出的那个瞬间,所承载的那份心情也就随之散去了。就像是献给倾慕之人的花束,在被扎成一束的瞬间就开始自我的消耗,最终注定凋败。

在鬼女红叶被封印的时候,酒吞童子愣神地看着自己身边那个小小的红心向着鬼女红叶飘去,随着她最后消失的光影一起尘埃落定,化为回忆。而无数橙色的心从茨木童子的方向向着他涌来,一如既往。

为什么会有这么傻的妖怪,能够如此毫无自觉地倾心付出,反复消耗却始终不变?酒吞想不通,但他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去想,关于茨木、他自己,还有他们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总有一天能弄明白。

那时候的心,会是什么颜色呢?

或许是友情的翠绿,或许是仰慕的橘黄,又或许,是爱的鲜红。

评论(6)
热度(96)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