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阴阳师手游/酒茨】酒吞童子的灾难(弃稿存档)

标题致敬灵感来源《齐木楠雄的灾难》

转世为人的上班族酒吞×不靠谱的守护灵茨木

自我感觉写得过于跑偏,所以不打算继续了,但好歹是花了心思的,就lof存个档吧




1/


我叫酒吞童子,是个普通的上班族——虽然很想这么说,但实际上却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我是一个灵能力者,能看到妖怪的那种。

如果你觉得这种能力非常酷非常方便就大错特错了,这种怎么看都显得多余的能力完全就是本大爷灾难的源头。

“挚友你下班了?今天我们去哪?晚上吃什么?还出去喝酒吗……”

说的就是你啊,茨木童子!



2/


最早发觉这家伙的存在是在我6岁那年。

当时我正在上课,因为老师讲课实在太过无聊,我选择趴在桌子上睡觉。本来睡得挺安稳,突然耳朵边上传来一个恼人的声音不停地念叨“挚友挚友挚友”。忍了好一会儿最终忍无可忍的我拍桌而起,怒道:“吵死了,闭嘴!”

然后我就被国文老师微笑着请了出去。

等到好不容易从老师办公室出来回到教室,就看见一个怪模怪样的人坐在我的课桌上东摸西瞅,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正当我犹豫是直接上去把他从我的课桌上揍下来还是踹下来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大喊道:“挚友!”

“你谁啊?!”

然后我就被莫名其妙的同学送到了保健室。



3/


后来他跟我自我介绍说他叫茨木童子,是我的守护灵。

我是万万没想到除了我之前的孤儿院里那个神经病院长,还会有人无聊到起这种奇怪名字的地步。不过比起这个我倒是更在意后半句,“守护灵是啥?”

我本以为会得到什么听起来非常不得了得回答,谁知道他干脆地回了我一句:“听别的鬼说的,我也不知道。”

事实证明,在听到这不靠谱的回答以后我就该想方设法甩掉他,不然也不会被他一烦就是二十多年。



4/


提问:作为一个上班族,最讨厌听到的词是哪一个?

答:加班。

现在是晚上八点,距离我正常的下班时间已经过去三个小时,而我还在这赶那本该早就完成了的报告,全因为某个白痴打翻我的水杯报废了我的电脑。而罪魁祸首正浑然不觉地坐在我边上念叨“挚友你怎么还不下班,肚子不饿吗?”

糟糕,好想杀人。



5/


作为一个灵,茨木显得十分异类。

在初次见过他以后,我特意跑去查了很多资料,勤快程度甚至让我的养母误以为我总算要像她说的那样认真学习了。

根据资料上的记载,灵没有实体,没办法触摸其他东西。

我抬头看了眼抓着我做的飞机模型玩的茨木。

资料上还说灵不会有食欲,也不需要进食。

我抬头又看了眼对着我买回来的芝士蛋糕吞口水的茨木。

然后我就看到资料上说普通人因为波长的不同是看不见灵的。

于是我把那本书从窗台上扔了下去。




6/


我也不是没有问过茨木,但得来的回答是这样的:

“因为挚友你聪明又强大,不同于其他凡人,自然守护灵也和其他的灵不一样!”

够了,闭嘴。




7/


后来我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发现他对着芝士蛋糕吞口水还真不是食欲的原因,纯粹只是因为那是我买的,而且不论我买什么回去,他都是那一副跃跃欲试的蠢表情。

他也不是什么实物都能碰,能碰的只有我碰过的东西,而且仅限他那只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断掉但还能当召唤物使用的右手。发现了这一点以后,我偶尔也会让他帮我拿东西、递东西,虽然他最擅长做的,还是打翻我的杯子,不管里面有水没水。

此外,还有一点让我非常在意。

他好像没了记忆。



8/


这样的想法绝非空穴来风,我也是观察了很久才下这样的结论。

主要关注点有三:

首先他一直称呼我为“挚友”,应该是原本就认识我,或者说认识前世的我——如果真的存在什么狗屁前世今生的话。然而当我问他关于他认识的那个“我”的事的时候,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歪着头愣愣地盯着我瞧,眼神渐渐放空,然后突然两眼放光地冲我大喊“挚友你回来了!”我不知道妖怪和幽灵管这种现象叫什么,在人类的现代科学里,这像极了PTSD反应。

其次就是他老是打翻我的杯子这件事。除了帮我打水以外,我也让他帮我做过不少其他事,像是拿书、开窗、录节目……虽然也时常会有搞砸的时候,但也没到“倒水100%翻杯”的地步。哦对,叫他拿盐罐他也能打翻,这让我怀疑他是不是曾被瓶瓶罐罐这类东西造成过什么心灵创伤,比如被砸到头智商下降,不然也不至于有仇成这样。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每天晚上都会用很大的嗓门说一些奇怪的梦话,像是“全部都给我去死吧!”“好好品尝我这豪拳的滋味吧!”“这条手臂被斩断的仇恨,我绝对不会忘。”(*)为什么灵也会睡觉的问题姑且不提……你他妈是哪来的中二病?!

不过这些都尚且只是我的猜测,直到红叶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才真正笃定了这一点。



9/


红叶是我们公司销售部的新人,因为每天都戴着一只标志性的红枫叶发卡,我们就都这么叫她。

不得不说红叶实在是个美人,长得漂亮,声音好听,还腰细腿长胸大,属于是个直男都会忍不住盯着看的类型。几乎整个公司的男性都为她动了心,我也不例外。毕竟动心只要一瞬间,不像真爱要很久,而我也已经过了信奉“真爱至上”的傻白甜年纪。

于是我打算追求红叶。

然而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一贯对我的任何决定都表示“挚友说得好,挚友说得对,挚友说啥我听啥”的茨木,第一次向我提出了反对。

“挚友,你不应该追求她。”

“给我个理由。”

他难得有些颓然地垂下头,说:“我不记得了。”




*懒得上网找已有的标准翻译,自己凭印象翻的大意。



10/


虽然动了心思,但我没有立刻做出明显的追求动作。

一来是红叶的追求者着实不少,贸然上去肯定不讨好,再来就是茨木说的话让我十分在意。

这还是他第一次正面承认他丢了记忆的事实,对比起他之前的种种表现,看起来就跟一直有某种病却浑然不知的人突然之间说出了自己的病症一样异常,我还完全不知道他在哪方面受了刺激。

不过我信他那样说有他的原因,毕竟他虽然平日表现傻了点,但确实在我还小的时候救过我几次,使我免于溺死和摔死的下场。总之他肯定不会害我,至于其中的缘由,应该指望不上他,只能靠我自己去查了。

然而还没等我考虑好调查方向,我就“死”了。



11/


那是在傍晚太阳下山,夜幕刚刚降临的时候,我提着装了几听啤酒和今晚做饭要用到的食材的塑料袋往公寓的方向走。

街灯突然闪了两下,然后彻底熄灭,一大团比夜色还要深重的黑雾从街口慢慢地漫了过来,四周的人却跟没看见似的,依旧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只有我动弹不得地杵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那团黑色的东西越来越近,而后渐渐变得清晰。

独眼长舌的伞妖。

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蜘蛛的女妖。

有这三条红色尾巴的狐妖……

我这才想起这天是立春的前夜,百鬼夜行的日子。

评论(16)
热度(72)
  1. 离人节棣杏 转载了此文字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