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K/磐流】家族になろうよ

篇名取自福山雅治老师的歌

祝流流生日快乐


“我回来了,母亲。”

“欢迎回来,流先生。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哦。”

流摆好脱下的鞋,一边回应母亲一边向二楼的自己的房间走去。要先放好书包再下楼洗过手才能吃饭,这是他一贯的习惯,然而今天回到房间去开窗给房间通风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

一把悬在半空中的赤红色的剑,剑身已经破破烂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坏着,从剑身剥落的碎片飞散到各个方位。在流能够做出反应之前,一块巨大的碎片向着他落下。

楼下传来母亲的呼喊,但流已经无法做出回应了。


从这样的梦境中醒来的时候,时间应该还早,磐舟还没有来叫他。其实流的生物钟一向很准,并不需要人提醒起床,但磐舟每天早上都会来到他的房间,看着他从床上坐起来,道一句早安,然后才去做自己的事情。

磐先生是个温柔的人。流如此相信着。因此即便与过去自己的生活习惯不符,他也没有拒绝磐舟这样的举动,特别是在两人确定了更加深入的关系以后,他甚至开始期待起了每天醒来后的第一句“早安”。

既然提早醒了,那干脆就等着好了。刚这样打定主意,房间的门被打开了,“早……咦,竟然已经起来了吗?”磐舟疑惑道。往常他来叫流的时候流也不过刚刚睁眼,今天却已经坐起来了,不得不说稍微有点意外。

流点点头,回道一句“早安”,稍微想了想,最后还是直率地说出了自己做梦的事。

“诶,原来流也会做关于过去的梦啊。”

“为什么这么说呢,磐先生?即便是我也是会做各种各样的梦的。”

“嘛,我不是这个意思,”磐舟搔了搔自己的脸颊,“怎么说呢,因为感觉流不是会沉溺过去的人,所以听你说起梦见以前的事感觉有点意外。”

“是这样吗?”

“是啊。”磐舟顺势坐到流的床边上,脸上流露出些许怀念的表情,“和你第一次见面的那时候啊,我心里可是难过极了,后悔自己没能阻止事件的发生什么的,明明是个大人,却一点用都没有,反倒是你很快就接受了现实不是吗?接着就提出了理想,可真是非常了不起啊。”

“了不起?”

“对,了不起。是流你把我从过去解放出来了嘛。”磐舟笑着看流露出认真思考的表情,不自觉偏头的样子十分可爱,忍不住就伸手过去摸了摸他的头,一种安心的氛围在两人之间扩散开来。流安静地享受了一会儿这样的氛围,难得地赖了会床,然后才被磐舟带到轮椅上。

新的一天开始了。

在磐舟和机械臂的帮助下漱洗完并吃过早餐,流一如既往地打开了常用的界面,开始继续自己的日常工作。

紫和须久那也陆陆续续出现在了箱庭之中,彼此道过早安解决完早餐后便各自准备出门,磐舟也拎上购物袋,跟着一起离开了。

流礼貌地道上一句“路上小心”,便又低头继续做自己的事了。

到了晚上,外出的三人总算一起带着大包小包回到了箱庭之中。

“生日快乐啊,流酱。”紫率先道贺,递给流一个浅灰色包装的纸袋。

“谢谢你,紫,”流礼貌道,“我可以现在拆开吗?”

紫于是体贴地帮流拆了开来,露出里面叠放整齐的绿色格子围巾。接着是须久那,送的是最新的人气游戏光碟,顺便表达了想和流一起对打的意愿。

流道过谢,并接受了须久那的邀战。

三人正交谈的时候,最后进门的磐舟捧着一个漂亮的大盒子走了过来,“来吃蛋糕,中午就不做饭了。”

“磐先生真诈,到自己值日就不做饭。”须久那吐舌做了个鬼脸,眼疾手快地抢了第二大的那块蛋糕,然而还没吃到口中就被紫抓住洗手去了。

原本热闹的狭小和室一下子安静下来,磐舟小心地将最大块的蛋糕摆到了流流面前,换来流轻声的询问:“磐先生不把礼物给我吗?“

磐舟笑道:“果然瞒不住你啊。”

“因为磐先生是个温柔的人,所以我想你会准备礼物的。”

“嘛啊,”磐舟从上衣贴近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四四方方的小盒子来,有些局促地说,“虽然有些唐突……但我想你应该不会讨厌吧……”

那是一个小小的素纹银环,在盒子黑丝绒的内里的衬托下显得十分耀眼。

“流啊,愿意成为我的家人吗?”

流微微地笑了,“乐意之极。”


在迦具都事件过去了很多很多年以后,流终于再一次拥有了对“家”和“家人”的感知。

这一次他记得很清楚,这一天的晚餐,是草莓奶油蛋糕,和一个带着啤酒味道的吻。

评论
热度(25)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