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K/伏八】斗爱

爱豆K设定,有私设

标题取自爱戴的歌《斗爱》,虽然说法俗了点,但是用来描述猿美互动还是挺贴切的(。

猴哥生日快乐!


谁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人来人往的中央广场上,巨大的舞台早早的就布置起来,以蓝色和红色为主基调的装饰风格十分惹眼,但比这舞台本身还要更吸引人的,是摆在舞台右侧的海报板——“红蓝歌会:Scepter 4与Homra同台演出”。

这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

但凡对“偶像”有一点关注,哪怕仅仅只是在电视上偶然看到的人都知道,Scepter 4和Homra是两家水火不容的偶像事务所,彼此的关系可以说差到两方旗下的偶像在平日私底下碰上也会相互嘲讽一番,尤其是八田美咲和伏见猿比古两位新晋偶像见面的时候时候,其间蔓延的火药味直教人怀疑要不是顾及偶像形象他们能直接在街头打起来。

而现在,这两家事务所竟然要合作要合作同台演出,实在是叫人难以置信,有忍不住有些期待,到底这两家实力相当,风格却迥乎不同的事务所会派谁出场,又会带来怎样的表演呢?


“喂,我说……”八田有气无力地拖长了尾音,将脖子上的领带扯松了些。

坐在与他相邻的化妆台前任由造型师往自己的头发上抹发蜡的伏见没好气地回道:“干嘛。”

“你就不能回绝吗?”

伏见挑眉,反问:“你怎么不去回绝?”

“尊哥叫我做的事我怎么可能回绝?!”

“啧,”伏见眉头皱得更紧,“我不想被工作压死或者被红豆泥毒死,所以不要。”

“那干脆偷跑吧。”

“你是想和我私奔吗,美咲?”

“呸,”八田怒瞪过去,“你少自作多情。”

伏见一下子没了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道:“那就好好想想待会上台怎么办吧,白痴。”

这次轮到八田不做声了。

他们现在是在舞台后方搭建的临时化妆间内,外面越来越嘈杂的人声透过墙壁传来,让八田久违地感受到了刚出道时的紧张,他几乎都快要忘了上一次和旁边这人同台是什么感觉了——或许是没有感觉,毕竟那时候他们的关系还很好,只要伏见在身边,他就能按下心来,大脑放空到只剩下歌词、旋律与舞步这样纯粹的东西。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他们已经决裂,现在还身处不同的事务所,按理说早就没有关系了。如果没有四个月前的那个酒会的话。

酒会是为了给八田庆祝生日办的。作为Homra的实际负责人草薙原本只打算开个内部party,然而在十束的怂恿下和建议下,最后还是开成了事务所之间的联谊酒会,被邀请参加的事务所里就有Scepter 4。

其实两家事务所的关系并没有传闻中那么糟糕,至少草薙和淡岛这两位的关系不错,那些刚刚开始参加培训的新人也没有到见面就要剑拔弩张的地步,之所以会给大众留下“关系奇差”的印象,纯粹是双方NO.1和NO.3的问题——尤其是NO.3的。

即便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伏见还是屈服在了两位上司的威胁之下,参加了八田的生日酒会。

会场布置是Homra一往的风格,从灯光到布景再到挂在四周作为装饰的彩带都是暖色系,摆出来的食物有相当一部分是用草莓作为主要食材,一看就是为了迎合安娜的口味。

“啧,这么多甜食,这帮人真是一如既往的白痴。”伏见嫌弃地越过放满那些红色甜点的桌子,挑挑拣拣拎了点还算能吃的肉类到自己的碟子里。糟糕透顶,还是找个借口回去吧。虽然下了这样的决心,但抬头看到和镰本一起向自己这边走来的八田时,脚步却擅自扭转了方向,迎了上去。

之后便是例行的嘲讽,自己被戳痛处的同时把对方气得跳脚,像是在玩回合制的RPG游戏,从中学一直到成年,怎么也不会厌烦,怎么也满足不了。

完全忘了是谁先起得头,等终于意识到大事不好的时候,伏见已经喝得半醉了,而八田还在一杯接一杯地灌啤酒,嘴上挑衅着“怎么样,猴子,再来啊,你该不会已经不能喝了吧”。应该拒绝的,伏见的理智这么告诉他,明天还有一堆训练,写到一半的曲子快要到交的死线了,新编的舞步还没有记熟……明明还有一堆的事情等着去做,他还是举起了酒杯,和八田拼了一杯又一杯。

“有本事再来一起同台表演”这样荒谬的约定就是在两人都喝懵了的时候定下的,还恰巧被十束用摄像机录了下来。

于是即便酒醒后的两人都后悔得恨不能掐死自己,同台演出还是被写进了未来活动的预备方案里,时间则定在了11月,伏见生日当天。


距离正式开始演出的时间越来越近,八田捧起自己的水杯小口啜饮,眼神不住地往外飘。

“都当好几年偶像了还是会怯场啊,美咲。”伏见轻飘飘地嘲讽道。

八田突然被呛到,咳了好几下才反驳:“你说谁、谁谁怯场了?!”

伏见嗤笑道:“一紧张就喝水的习惯一点没变。”

“你不也是,”八田瞥了眼伏见指尖转动不停的化妆刷,“一紧张就要转点什么。”

伏见正要开口反驳,化妆间的门开了,十束笑眯眯地招呼道:“准备好了吗?“

事到如今再怎么想要推脱也没有办法了,伏见满头黑线地理了理领带,和同样一脸不爽的八田一同走了出去。

熟悉的灯光、熟悉的欢呼、熟悉的人群……以及,久违了的熟悉的搭档。明明两人还处于闹别扭之中,心里还憋着一口气,身体却习惯性地放松下来。抬起左手是预备的意思,话筒举到嘴边的时候会侧身刷个帅,开唱以前必然会元气满满地打个招呼,喊出“No Blood!No Bone!No Ash!”的中二口号。

伏见自嘲地笑了,原来人心真的就是这么不受控制的东西,他装了这么多年的厌恶与不在意,一夕之间就在这方寸之地毁了个干净。只是依旧说不出口。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曲目是《嘘》,”在观众看不见的地方,八田悄悄地握住了伏见的手,“啊啊——好久没和猿比古一起演出了,感觉果然好紧张。”

“喂,你在说些什么啊……”

八田做了个大大的鬼脸,“生日快乐啊猿比古!”在台下突然爆出的惊叫声中,八田小声继续说道:“真奇怪,和猿比古一起站在台上的时候,莫名就安心下来了。”

“白痴。”

旋律和嘴角的弧度一起扬起,歌词就这样顺势从嘴边流出:

“那时看过的天空 那暗红色的天空 

呐 你还记得吗 ”

自然是记得的,在那想忘也忘不掉的记忆里,两个人斗嘴打架,为了牛奶和蔬菜这样的小事争吵。即便如此,他们也曾经这样手牵着手,排练同一首歌。

而今一如那时,天色正好。

评论(2)
热度(59)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