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阴阳师手游/酒茨】酒吞很累 1

*茨木幼体梗,就是喜欢很烦茨木吵闹但又无可奈何的酒吞,其他式神友情出演。



1/

茨木变小了,酒吞很烦躁。

其实他一点都不想管——鬼知道茨木那家伙又去招惹了什么才会变成小鬼——他只不过是想去买点酒回来,刚一出门就被一个不知道打哪冒出来的白毛小妖扯住了裤腿,他本来是要一酒葫芦砸开小妖的,然而他看到了那小妖头侧红色的角,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小妖奶声奶气地嚎了一嗓子:“我的挚友哦!”

酒吞不想打这小妖了,他想跑。


2/

酒吞不讨厌茨木。

但也不喜欢他。

因为他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太烦了。

酒吞自认为自己还是一个非常有情调的妖的,他懂品酒、懂赏月、懂得赞美美人,而茨木总是有办法破坏掉他的情调。

喝个酒,茨木砸砸嘴说:“比那xx河的河水好喝!”

赏个月,茨木啃着鸡腿说:“这月亮跟饼似的,吾友你看它干什么,肚子饿啃鸡腿啊,我这里还有一只!给!”

看红叶跳个舞,茨木摸着下巴说:“她为啥扭来扭去,不舒服?”

酒吞心好累,只能喝闷酒,一口接一口。

他从未见过情商如此低的妖怪。


3/

茨木有时候情商还是很高的——

赞美酒吞的时候。


4/

然而酒吞一点也不想要茨木的赞美,因为这只大妖他一点也不会读空气。

试问你刚刚失恋,心中悲痛,谁都不想理,突然一个人跑来跟你说“你是电你是光你是我唯一的神话,你这么强大这么厉害怎么能因为这种人颓废呢,和我签订契约让我成为你的魔法少女吧”你会怎么想?

不打死他已经是仁义已尽了吧。


5/

即便心里烦茨木烦得要死,酒吞作为一届鬼王,责任心还是十分重的,好歹他没真的直接拔腿就跑,只是臭着一张脸把扒拉着他裤腿的茨木拎了起来。
“能自己走吗?”

茨木狂点头,角差点戳到酒吞。酒吞满头黑线地把他放下,说:“跟我去找晴明。”

远方的晴明打了个喷嚏,手一抖召唤了个帚神。


6/

显然他们都错误估计了幼体的身体协调性,为了追上酒吞的脚步,茨木得迈开小短腿狂奔才行,这就导致他没走两步就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啪唧摔倒了。

茨木一懵,心说卧槽,如此低级的失败吾友定然会瞧不起我我该怎么办装死行不行?

酒吞只觉得更加心累了,这是要干嘛?堂堂鬼王来带孩子?开玩笑,虽然他能奶自己但不代表他能奶孩子啊?!还是赶紧带到晴明那里……

酒吞伸出手把茨木拎起来,刚扛到肩上就看见一到黑影“飒”地一闪而过,自己的肩膀空了。

姑获鸟死死地抱住怀里的茨木,冲着酒吞怒吼:“有你这样照顾孩子的吗!”

哈?


7/

姑获鸟:你没看见孩子摔倒了吗?你都不抱抱他,你还把他拎起来,拎起来还扛肩上,这种时候你应该这样抱住孩子,拍他的背止哭。

酒吞:他没哭……

姑获鸟:看好了,正确的抱法我只教一次。你要先这样再这样,动作要温柔,力度也要适中。

酒吞:……


8/

与姑获鸟抗争许久未能成功,是鬼王的堕落还是母性光辉的洗礼,总之,酒吞真的学起了抱孩子。

看着被自己抱起来后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茨木,酒吞只想一手掐死这个小混蛋,这失恋了还要当爹的苦谁能懂。

然而他才苦了没一会儿,就感到一股熟悉的强大妖气冲着自己这边奔了过来,下意识就把痴汉脸的弱鸡茨木护在了怀里,以至于闻讯赶来的阎魔看到这一幕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和茨木那家伙孩子都有了?”

评论(42)
热度(423)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