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K/伏八/美咲生贺】Sing for You

*爱豆K设定,标题私心起了和之前伏见生贺同一格式的
*美咲生日快乐!




“十束哥、草薙哥……这……”八田咽了咽口水,小心地阖上面前的红色幕布,“怎、怎怎怎么这么多人?”

十束保持着笑眯眯的样子替他理好略微有点歪斜的披风,“大家当然都是来看小八田你复出的啊。”

八田窘迫地红了脸。“复出”这个说法其实并不准确,毕竟他从未正式告别过舞台,虽然中间有过相当一段时间的空窗,出场频率也不算太稳定——但又不能算是错误,真要算起来,这恰好是他作为偶像自出道以来第二次正正经经地站在大众面前,静静等待属于他的solo时间。

为什么会选择做偶像呢?过去的时间里,八田曾不止一次地被问及过这个问题,大部分时间他都只留一个魄力十足的瞪视和一句凶巴巴的“关你什么事”给对方,然而偶尔他也会在心里这么问自己。

为什么呢?明明在第一次面试就被评价为没有天赋、面相不好,甚至还有恐女症的毛病,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当偶像呢?明明即便付出双倍、三倍的努力都还是跟不上训练进度,为什么就是不肯放弃呢?

记得最开始只是觉得做偶像很风光而已——可以穿着漂亮的衣服站在聚光灯下面,接受来自台下崇拜的注视,就好像超级英雄一样,然而拼死拼活地硬着头皮念书念到快要崩溃才好不容易以刚刚压线的成绩进入专门的学校后,八田却发现做偶像其实远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轻松得意。在学校里,他不仅要学习各种基本课程,还要锻炼体能和舞台技能,饮食也被严格地限制住,实在算不上什么愉快的体验。

即便如此,八田也没有放弃。因为不想认输。他或许不聪明,有时候还有点少根筋,但正是因为少了那些弯弯绕绕的歪脑筋,他拥有了远胜于常人的恒心毅力与固执。

“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草薙曾在Homra的某次内部年会上如此忧虑道,一旁的十束则拍了拍他的肩,笑嘻嘻地说:“没事没事,总会有办法的。”然后歪倒在吧台上无声无息地睡着了。

那时候伏见还没有离开,依旧和八田做着拍档,伏见负责编曲,八田负责演唱,歌词两人一起想。即便是很多很多年后,八田在参加的现场采访上被问及对那段时光的看法时,依旧会不好意思地笑着摸摸后脑勺或者鼻子,坦率地承认“最开心了”。

虽然那时候两人都是没什么人气的新人而不得不节衣缩食,还要靠Homra给的经费补助维持生活,过得是相当穷苦,但仍旧是八田心中最快乐的回忆。

两人分一瓶可乐,速食便当里的肉一人一半,蔬菜八田全包,夏天的晚上再怎么热也会缩在同一张薄毯里讨论关于未来的设想直到睡着,冬天伏见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将冰块一样的手贴到八田的脖子上,冻得八田大叫,两人在被子里滚作一团,最终以伏见仗着手长脚长把八田摁在怀里当暖水袋收尾……

不断累计的点滴生活,就像是五线谱上缓慢延续的音符,然而就在八田以为这首歌会写得长长长长长到生命尽头的时候,伏见仓促而决然地画上了休止符。

LSW组合解散了,伏见离开Homra加入了Scepter 4,并且一跃成为当红偶像——连发型都换了,八田愤懑地想,叛徒。

伏见的离开让八田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但八田到底不是那种一被打击就一蹶不振的类型,一周之后,他便又回复成了积极乐观的小太阳,甚至更加热情地找各种演出的工作去做,只是不再提伏见的名字。Homra的大家也心有灵犀地闭口不提,只笑着说“八田哥,红了以后记得请我们吃大餐啊”“小八田一定没问题的”,就连除了上台表演以外的时间都是一张睡不醒的漠不关心脸的周防也拍了拍他的头,留下一句“加油”。

“小八田,准备好要上场了哦。”被十束一巴掌拍上背,八田才回过神来,愣愣地“哦”了一声,一把拉开了眼前的红色幕布。灯光洒下的瞬间,会场被尖叫声掀了房顶,八田这才恍惚意识到自己是真的成为“当红偶像”了。

红起来的契机还是伏见。

组合解散后,八田在草薙的建议下尝试着通过街头演唱积攒人气,也顺便锻炼脸皮和矫正恐女的心理,结果隔三差五就会遇上偷偷翘班溜出来的伏见。

对待“叛徒”,八田自然是不会手软,而伏见又恰巧修有一身挑衅的功夫,三言两语便挑拨起了八田的斗志,两人在大街上斗歌斗舞。凭着伏见的人气和八田本就不差的功底,以及被评价为“小八田独有的究极武器”的阳光活力气场,八田很快也初步拥有了一票粉丝,并在他笨拙但不懈的努力下日益增多,直到现在这样的规模。

说来也真是奇妙,他曾经的低谷是拜伏见所赐,而他的成就又是在伏见的推波助澜下达成,他们两人从艰难穷苦的时期一起挣扎,随后又在生活好不容易有了点起色后分道扬镳,再发展成为各自都前途无限的竞争对手。明明曾经是朋友,最后却成了互相看不顺眼的关系,明明在人气榜上争得头破血流还被背叛过,却又怎么都……没办法恨那只死猴子。

光是想起伏见的名字,八田就觉得一阵头疼。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八田拍拍自己的脸,拾起话筒,用饱满的热情开始了自己的solo。

他做得很好,没有冷场,没有意外,音准、气息、共鸣,舞步、舞姿、表情,一切都无可挑剔的——当然如此,这是他经年累月的汗水和无数个深夜里肌肉的酸痛所堆砌出来的成果,是他理应获得的奖杯。

八田已经什么都没法思考了,他只知道他要唱,唱给台下的粉丝,唱给他自己,唱给家人,唱给Homra,唱给……好吧,也算上那个混蛋。

音乐像时光一样自然地倾泻,当最后一个尾音终于随着幕布落下,短暂的停顿后,音响里突然传出一阵刺耳的杂音。八田捂着耳朵大张着嘴看着那个穿着和自己身上的演出服款式相同颜色却是蓝色的衣服的伏见握着话筒一步一步走上台来,咋舌一声,而后对着台下伸出左手半掩住自己的侧脸,比了个全世界只有两人知道的中二手势。(*)

还没等八田反应过来,台下的荧光棒瞬息熄灭,一个个LED灯板被立起,橙黄色的灯光与齐齐呼声一同传递出同一个内容:

“Happy Birthday To Yata Misaki!”

当然,他可没有忽视从身边传来的小小声的那一句——“笨蛋美咲,今年也没有长高啊。”

八田抹了把脸,毫不客气地借着话筒怒吼:“闭嘴,混蛋猴子!”



*注:声优梗捏他。

评论(18)
热度(68)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