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Marvel/贾尼】摘颗星星送给你

因为非常喜欢设定所以去要了授权来写,感谢 @悄悄画 太太的产出和授权!>w<

 
 
 
 
 
 

Marvel大陆是一片神奇的大陆,有故事的大陆,大路上居住着很多有趣的传奇人物,比如能用意念移动物体的绯红女巫Wanda,有一只机械手臂的冬兵Bucky,能变大变小的蚁人Scott……其中还有一条富可敌国的会造盔甲的黑龙。

黑龙的名字叫Tony Stark,胸口嵌有一颗美丽又充满魔力的宝石。每条龙都有自己的宝石,那是他们的护身符,也是他们的能量源,一旦失去龙便会死——但Tony是个例外。Tony原来的那颗宝石在意外中出现了裂痕,魔力不断泄露,他几乎已经做好了迎接死神的准备。但他很幸运地找到了另一颗可以用来替代的。

他活下来了,继续在他堆满了成山的金币与珠宝的巢穴中制造那些看起来品味堪忧的盔甲,时不时和被他在某个星期五的早晨偶然救下来,现在已经活蹦乱跳的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鸟儿Friday吵两句嘴。

然而幸运值总是有限度的,替换的宝石毕竟不是原来的那颗,它在救活了Tony的同时也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严重的时候Tony甚至会虚弱到失去意识。

Tony恨死了那种感觉。“像是自己把自己撕碎了又拼起来一样恶心。”Tony抱怨道。

“Sir,你该吃药了。”Friday友情提示。

Tony瞪了一眼那杯据说可以缓解他的病症但闻起来臭得要死的药水,愤怒地将扑腾着翅膀悬停在半空中的Friday弹进了金币堆。

虽然有药水,Tony的身体还是不可逆转地衰弱下去,直到再也无法支撑龙的庞大身躯,只能化为人类的模样晕倒在森林边缘。

那是他第二次与死神擦身而过,而这次,死神依旧没有带走他。

Tony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一张有着麦田一样的金发的英俊侧脸,还以为自己已经身处天堂之中,接着就被猛扑过来的Friday糊了一脸鸟毛。

听到动静,那颗灿烂的金色脑袋立刻凑了过来,Tony才发现对法除了金发以外还有一双迷人的蓝眼睛。如果不是因为身体还十分难受无法动弹,Tony大概早就吹起了口哨。

“您感觉还好吗,sir?”金发青年彬彬有礼地问道。

该死,他的声音怎么也这么好听。Tony想着,眉头不自觉地皱起,随后又在青年投来的担忧目光中舒展开来,一开口却被自己仿佛生了锈的嗓音吓了一跳。

青年立刻将他扶坐起来,体贴地往他的背后塞了个枕头,又递给他一杯温水。Tony吸了吸鼻子,黑龙敏锐的嗅觉使得他立刻就闻到了蜂蜜的甜味,于是开心地接过被子,将杯中的水喝了个干净。他爱一切甜甜的东西。

有了蜂蜜水的滋润,Tony顿时觉得整条龙都活了过来,这才想起自己应该道谢。然而还没等他开口,金发青年便又递给他一只碗,碗里装着绿呼呼臭烘烘的药水——正是他平日喝的那个。

青年笑得温良又无辜,“Friday告诉我您必须和这种药,我按她教的配方给跳了出来,刚熬好,您既然醒了,就快喝了吧。”

Tony恶狠狠地接过碗,一副视死如归的悲壮表情将那些液体关了下去,而后一把抓过落在床柱上的Friday,从窗口扔了出去。

这就是Tony和Jarvis相遇的全部了。

而如今,已经在Jarvis的家中混吃混喝了大半年,并且身份也已经由一个被屋主暂时收留的临时住户升级成为了屋子的另一个主人的Tony,正在面临有生之年最大的危机。

“Jarvis,”Tony艰难地扭着脖子冲房间外不时闪过但就是不肯进来的身影大喊,“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已经17个小时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了,一个词都没有!你到底要闹脾气到什么时候?!”

没有回音。

Tony顿时觉得本就摔得不轻的头更加疼了。他不过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虽然是从几千英尺的高空摔下来,还搞得自己多处骨折,报废了一套盔甲……好吧,确实是弄得很惨。但他可是以龙的形态摔下来的,区区小伤又不致死最多躺个三天就能好,对他而言真不是什么大问题,Jarvis却在看到他伤痕累累地回到两人的家中并从Friday那里得知他是因为不听劝告执意高空急速飞行而落得如此下场后,直接和他冷战了!任凭Tony怎么说明情况,并保证自己没事,Jarvis始终一言不发,晴空一样的蓝眼睛萌上一层阴霾,看得Tony格外不自在。

他Tony Stark的龙生之中可还从没遇见过谁这么对他。

Friday蹲在床柱上摇摇头,公正地评价道:“Sir,这次确实是你不好。”

“闭嘴,你个小叛徒,我早就告诉过你别让Jar知道。”

“我认为那只会让你和Jarvis的关系更糟,sir。”

Tony懊恼地撇了撇他的小胡子,“Damn it.我承认你说的非常有道理,但该死的,你至少得稍微尊重一下我的隐私权!”

“同时我也尊重Jarvis的知情权。”

“知道我现在想干嘛吗,Friday?”

“No,sir.”

“我想吃烤小鸟。”


整整一周,Jarvis都没有与Tony说过一句话,虽然他依旧温柔又细心地照顾Tony,并且严格遵守时间地给Tony喂药,但就是不肯正面搭理Tony。 

Tony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迟早会就这么活活憋死。并且他发誓他并不是真的脑子出了问题才会想要飞到那么高的地方,再把自己摔个半死。他有自己的理由,但他不能告诉Jarvis,至少在成功以前不能。

他想摘颗星星。

Tony曾经偶然从自己父亲的书房里扒拉出过一本炼金术的古籍,古籍里记载,最伟大的炼金术师霍恩海姆曾有幸得到过一颗。他用那颗星星炼制出贤者之石,从而得以不老不死,他还用剩下的星星碎片锻造出最坚固的盔甲保护自己和妻儿免遭追杀。没有人知道那颗星星是来自哪里,霍恩海姆又是如何使用它的,而霍恩海姆本人最后又去了哪里。至于星星的特性,古籍中只留下了寥寥几句简单说明,还写得相当含糊不清,Tony几乎是刚一读完就忘了个干净。书中唯一给他留下了点印象的是附在旁边的彩色插图,太阳的灿烂,月光的温润,冰晶的透亮……Tony发誓他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宝石。(*)

所以当他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在Jarvis家中住了大半年Jarvis好吃好喝地对他他却好像没给过Jarvis什么的时候似乎不太对他好歹也是大路上最富裕的黑龙的时候,他立刻就想起了那颗图上的石头。

他想给Jarvis一颗星星。只属于Jarvis的,独一无二的星星。

Tony简直快要被自己的机智和浪漫感动到落泪了。

但想虽这么想,真正实施起来却无比艰难。虽然在Jarvis的照顾下,Tony的身体恢复得不错,甚至还被Jarvis的肉汤喂得胖了12磅,力量却依旧不那么充盈,直接飞肯定难以到达理想高度。于是Tony不得不趁Jarvis睡着溜回自己的巢穴,好一通翻找后总算是拖出了自己做的能增强飞行能力的盔甲。

Tony满意地吹去盔甲表面的浮尘,变回原形,仔细地穿戴整齐后便跑到了巢穴前的空地上,直接朝着天空飞去。

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Fuck.

越想越气,Tony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接着就看见一个橙黄色的毛团从眼前一晃而过,直接糊了自己一脸鸟毛。

“Friday我警告过你——”

“Sir,我觉得你应该和Jarvis谈谈,鉴于他在找到你时有那——”Friday努力平展开自己的双翼比划,“——么担心你。”

“他又不理我。”Tony翻了个白眼,语气低落。他当然知道自己受伤Jarvis会有多紧张,但他可没想到会到直接冷战的地步,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经历,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那是因为你始终没有正视自己的错误,sir。”

可以算得上是久违了的嗓音传来,Tony惊喜地瞪大了自己棕色的眼睛,“Thanks god,Jarvis你终于出声了!”

Jarvis快步走过来将快要从床上跳起来的Tony重新按回床垫上,并细心地给他盖好被子,塞好靠枕,“但我还在生气,sir。”

Tony的表情立刻又紧张起来,下巴上的小胡子抖了抖。

“我还以为你不会紧张。”Jarvis语气平淡,“准备好向我解释为什么会高空坠落了吗,sir?”

Tony朝天翻了个白眼,终于认命地开口:“在认识你之前我确实不会紧张——好吧,我是说,准备好了。”他扁着嘴将自己的小计划用碎碎念的方式托盘而出,心惊胆战地留意Jarvis表情的每一丝细微波动,又忍不住唾弃自己的行为简直像是十五六岁的年轻小子,但管他呢,他就是拿这个人没办法。

然而Jarvis并没有如他预料的那样嘲笑他的异想天开,反而露出一个比插图上的星星宝石还要耀眼的笑容,并在Tony被晃得晃了神的瞬间抱了上来。

Tony第一次无比庆幸自己胸前的宝石自带隔音功能,不然就真的……so awkward。

“非常感谢你的美意,sir,”Jarvis在Tony的耳边小声地说,“但我已经有一颗星星了。S.T.A.R,and a letter 'K'.”



*《钢之炼金术师》捏他

评论(6)
热度(45)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