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K/伏八/生贺】僕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

祝小梳子 @梳子同学生日快乐

BGM:僕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

二期和好后的故事

今天猴吃药了吗?吃了。




原本拥有的东西突然失去后总会让人感到浑身不自在,如果失去的恰好是相当重视的部分,那种不自在的感觉几乎翻倍。


八田本以为自己已经经历过一次失去力量了,应该很快就能适应第二次才对,更何况这一次他并没有再失去什么重要的人,甚至还找回了一个,按理说他应该很快就能振作起来才对——开玩笑,他可是鼎鼎大名的八咫鸦,不能用能力也能揍翻一条街的小混混,但他总会在打工间歇无所事事的休息时间感到一阵空落落。


他变回了普通人,连带着日常生活也变得平庸。人的恢复能力比他想象的要强得多,不过才一个月,这座城市就已经重新变得生机勃勃,丝毫不见先前能力暴走时留下的混乱。废墟之上高楼被重建,裂痕被修补,新种上的行道树取代了被折断的树干,街道上车水马龙,行人或喜或悲……一切如初,以至于八田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有成为过赤之王的氏族,是否真的战斗过,受伤过,失败过,又胜利过。


理智在他的大脑里大喊“是的”,心脏却在每一次跳动中震颤难平。八咫鸦是吠舞罗最强小队长不错,但在他脱去坚强、阳光、勇敢等种种外壳以后,八田美咲也不过就是一个二十岁出头,还吊在青春期尾巴上的少年,内里比外表要更加敏感柔软。


失去力量的生活不是过不下去,只是总是偶尔会觉得少了一些什么。八田说不出,于是只能像刚和伏见决裂时那样,通过别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填补那些空白。他报名了滑板赛,在自己训练之余也带带“徒弟”,小孩子们总是吵闹,但他带惯了弟弟妹妹,也不算太难过。唯一比较难办的是每次回到吠舞罗时,草薙向他偷过来的担忧眼神。好在草薙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给他一杯橙汁,任由他眉飞色舞地跟众人讲述自己日益精湛的滑板技巧。


最后发难的却是伏见,在八田不小心在训练中摔伤以后。


八田自认为自己伤得不中,就连吠舞罗的众人来探望时,他也只是嬉皮笑脸地说“区区脚踝扭伤和韧带拉伤而已,很快就能好”,可接到草薙的电话后直接翘班匆忙赶来的伏见却脸色凝重得跟他被人捅了几百刀下一秒就要挂掉一样,吓得八田立刻收起了笑脸,在病床上哀叫“好疼、好疼”。


伏见从鼻子里喷出一声冷哼,其他人立刻识相地走出病房,还体贴地替他们关上了门。


门一关上,伏见便走到了病床前,一手抓住八田的伤腿。八田终于真情实感地惨嚎了起来。


“看来你还知道疼?”伏见咬牙切齿道。


八田立刻抬起没受伤的那只脚踹过去,“死猴子你给我放手!”


伏见倒也没真太为难他,从善如流地松开握住他小腿的手,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双脚跷到病床边缘,“说吧,怎么回事?”


“呃……”


“视线别乱飘,别想撒谎。”伏见的眼睛微微眯起,像是预备发动攻击的蛇,看得八田一阵汗毛倒竖。然而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又仿佛是住着Siren的深海,拥有醉人的魔力,八田就像是被蛊惑的水手,不自觉地将那些被他深埋在心底的情绪倾泻而出。


他说得十分啰嗦琐碎,甚至前言不搭后语,伏见却听得出奇的认真,没有不耐烦地皱眉,没有咋舌,几乎是一座雕像,只有在他不时点头时,八田才知道他确实在听。


这种难得表现出来的包容让八田感到说不出的轻松,如船入港,如鸟归林,他也终于在迷路良久后回到了“家”里,身心都得到安宁。


直到八田说道哽咽难言,伏见才伸出手,粗鲁地把他本来就不服帖的头发弄得更乱,又用以往那种讨人厌的语气吐槽道:“不愧是美咲,不仅名字像女孩子,多愁善感这一点也跟女孩子似的。”


“滚。”八田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却因为发红的眼眶引来更多的嘲笑,气得他挥拳就要揍伏见,不过由于他现在还负着伤,伏见轻松地抓住他挥来的拳头,躲了过去。


伏见勾起嘴角,把他的手拉到自己面前,又伸出另一只手,附了一层微弱的蓝色火焰上去,“也不是一点力量都没有了吧。”


八田撇了撇嘴角,也在另一只没被抓住的手上附上一层赤炎。伏见满意地点点头,接着便突然伸出带蓝焰的那只手去握八田同样燃着火的那只。


“你疯了!”八田大吼,立刻收回火焰,反手握住同样收回了力量的伏见的手,满眼难以置信地瞪过去。伏见却无所谓地笑笑,“能力只能相互伤害而已,没有力量的时候倒是能好好抓住。”


八田愣愣地看着他,直到感觉到嘴唇上湿润柔软的触感才终于回过神来。


他的确不算聪明,但也没有笨到听不懂如此明显的弦外之音的地步。


当他们都有能力时,他们是仇敌,每次见面都是战争的开始,毫不留情地相互伤害;而在失去了能力的如今,他们终于抛开一切间隙,和好如初,拥抱在一起。


他们失去了力量,曾经燃烧着灼人火焰的手中空无一物,但正因如此,他们才抓住了彼此,十指交缠地紧紧相握,再也不分离。


Until death do them apart.

评论(18)
热度(87)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