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K/磐流】Ghost 2

“早安,磐先生。”


磐舟愣神了一两秒,低头看向自己手里还完好的玻璃杯,不由松了口气。谢天谢地,他总算习惯这个经常冷不丁冒出的声音了,虽然还是略有些被吓到,但好歹是不会打碎杯子了。


磐舟干巴巴地回了一句“早上好”,端着自己的蔬菜三明治和牛奶转身走上了窄小的阳台。


突然多了个“室友”始终让他感到浑身不自在,他独居隐匿了太久,除了打零工时与老板和同事的必要交流,他几乎一言不发,更谈不上什么与人相处了。好在他的“室友”也不是什么多话的人,只是礼貌过头的各种问好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等到他缩在阳台吃完自己的早餐回到房间,正闪烁不停的电脑又静了下去,流再次道:“您好,磐先生。”


流这个名字是对方主动告诉他的——说是为了公平和彼此信任,全名为“比水流”。本来磐舟打算叫他比水,却在对方用“一被叫‘比水’就播放猫抓黑板级别的刺耳声音”的方式抗议下改成了流。老实说,磐舟并不明白为什么一个AI会给自己起名,还对称呼分外在意。明明在他以前看过的科幻小说里,AI的名字都是主人起的。不过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磐舟始终是乐于尊重他人的,既然对方更喜欢被称呼流,他也不介意就这么叫,他只是有点不太适应这样亲昵的称呼方式,鉴于他们“认识”也才不过一周。


磐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已经和流相处了一周。他是一个领地意识较强的人,这种意识在他开始隐匿行踪之后,表现得更加明显,即使是在公共场合——除非是高峰期的电车上,他都会下意识地与他人保持一臂以上的距离。而现在,他居然允许了另一个“陌生人”的入住,虽然流没有额外占用他的空间,所视范围也不过是他连接在电脑的当初卖家附赠的摄像头的可视区域而已。要不是流在一周前打开它并制止了他射击的动作,他都要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个东西。


“你在做什么?”磐舟将空了的盘子和杯子随意地放到床头柜上,一边说着一边起身从小型冰箱中取出一听啤酒来,坐回床上有一口每一口地吞下那些白色泡沫。


显示器上的运行界面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停了下来,流回答道:“编辑加速器,磐先生。这台电脑的运行环境很糟,目前还没办法支撑我想要进行的运算,我需要算出它的延迟率,再做出针对它的专用加速器和网络环境优化软件。”


磐舟点点头,他并不精通电脑,但流的每次讲解都十分好懂,至少他知道对方在用自己最贵的财产做什么了。见磐舟结束了对话,那些被暂停的界面才再次运转起来。磐舟不合时宜地在脑海中勾勒出了对方停下手中的工作,专注地目光投射到自己的脸上,认真地回答自己的问题的模样,莫名地觉得这样过于礼貌的举动有几分可爱,虽然这样的想法在下一秒便被他拍散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磐舟默默地喝完那听啤酒,起身将啤酒罐扔进垃圾桶,收拾起空杯子和空盘子走进厨房,拧开了水龙头。


等他洗完被子和盘子出来,显示屏上的运行程序彻底停了。磐舟惊讶道:“已经做完了?”这才过去半天啊……
“是的。”流的声音听起来轻快了不少,显然完成了这项工作让他颇有些开心,因为他下一句话便是:“要来点音乐吗,磐先生?”


“我的电脑里没……”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显示屏上弹出一个音乐网站的窗口,接着流便打开了网站的榜单,也不知点了哪首歌的播放键。吵闹的前奏一响起,磐舟就受不了地走上前抢过了鼠标,然而不等他掌握电脑的操控权,流已经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锁住了电脑,无论他怎么调试都没法解开。


磐舟黑着张脸扔下鼠标,又打开冰箱取出一听啤酒,拉开拉环便往口中灌。


“我不建议您早上喝这么多的酒。”流的声音在歌的音量被调小后传了出来。


磐舟对着亮起小红灯的摄像头努了努嘴,表达自己的不满,“你能听你喜欢的音乐,我怎么就不能喝我喜欢喝的酒了?”


“我并非喜欢这首歌才播放它,只是看到它在榜单靠前的位置,好奇到底是怎样的歌如此受欢迎,”流的声音听起来无比正直,以至于磐舟都搞不清他到底是否在对自己恶作剧,“听起来并不怎么样。”然后他就解开了对电脑的控制,并关上了音乐网站,最后还补上一句:“ 我已经关上音乐了,相对应,您应该放下啤酒罐。”


于是磐舟哭笑不得地将那听刚开了没多久的啤酒剩下的内容全赏给了下水管道,毕竟有猫爪黑板的噪音攻击的前车之鉴,他丝毫不怀疑流还会做出别的什么无伤大雅但足够让人头疼的举动来。


说真的,他可不知道还有哪个AI会像他电脑里这个一样,也不知该说可爱还是可恨地让人没辙。

评论
热度(29)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