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K/磐流】Ghost 1

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


事实上,磐舟对这句话抱走一种微妙的反感,但他实在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词句来形容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态了——他刚启动自己那台老旧得几乎与一堆破铜烂铁无异的电脑,便听到一个陌生的近似无机制的男声从电脑音响内传出。


“您还好吗?”“他”关切地问。


磐舟花了好一番工夫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下意识地回答:“我……我很好。只是……我从来不知道我的电脑竟然会……说话。”


对方沉默了两秒,又说道:“我想您误会了。不是您的电脑在说话,而是‘我’在通过您的电脑和您交流。”


磐舟还处于惊疑之中,只能条件反射地“啊”了一声,从电脑音响里传出的声音没有丝毫波澜地继续说了下去:“我也不是黑客或者病毒。您知道AI吗?全称是Artificial Intelligence,您可以近似地将我看成那样的程序。”


“可我并没有,”磐舟斟酌了一下措辞,“‘安装’你。”


“是的。是我黑进了您的电脑。”


“AI也会做黑客做的事?我是指,我所知道的AI都是为了特定的人服务的,应该是……无害的。”


“事实上,磐先生,我并不是一个AI,只是存在模式与之比较相近。至于我本身,那涉及到一个非常长的故事,而且有些细节还在我需要调查的范围中,我认为不应该在查明之前将这个故事告诉您。我很抱歉。”


磐舟发现了一个细节,“你叫我‘磐先生’?”


“我查到您的名字是磐舟天鸡,我想这样称呼您比较合适。”


“你查到了多少?”磐舟沉下了脸色。如果“他”知道了那些事情,他就算把这部电脑真的变成一堆破铜烂铁也一定要毁掉“他”。


“不太多,磐先生,您很安全,”一直没有波澜的声音竟透露出一点安慰的意味来,说出来的话却让磐舟的神经更加紧绷,“正因为您十分安全,我才会选择您这里作为我的浸入点。从您除了几条求职信息以外空白一片的网络浏览信息,和我刚刚测试出您这台电脑的使用频率及CPU使用年龄看来,您应该是一个谨慎的人。您特意买了一台快要报废的旧电脑,它不能支持云端同步服务,以现在的科技水平来衡量,它的使用价值相当低。”声音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但对您来说,它的低科技价值才是对你来说的高价值,除非您主动暴露自己的行踪——比如登陆某个网站,投递简历——否则没人能够找到你。结合您刚才提到的问题,我确定您和我一样,是一个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藏匿自己的人。我想我们会合作得很愉快。”


磐舟这下是真的感到了震惊,他如何也没有想到对方可以追查到这种地步,并且仅仅根据一些细碎的线索便将他的处境推测出了一个大概。若是放到以前,他一定会对这样聪明卓越的人青睐有加,但现在他只会感到不适。即便如此,他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对方的语句中透露出的信息,“你说‘合作’?我和你能有什么合作?”


几乎是他话音刚落,一直毫无动静的电脑默认桌面上突然弹出一个DOS指令窗口,白色光标飞快地闪烁,一条又一条代码被输入窗口中。随着被逐条输入的指令,一个个窗口渐次弹出。磐舟的瞳孔在看清某几个窗口中的内容后猛地收缩,呼吸也跟着停滞。他突然一个箭步跨到自己的单人床前,也不顾会不会暴露身份,从枕头下掏出自己的配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已经再次静止的电脑屏幕。不带一丝犹豫地,磐舟拉下了枪的保险。


在磐舟扣下扳机之前,那个冷静得可恨的声音再次从音响中传出,“请不要激动,磐先生。我只是想向您说明一些事情。请别担心,您的一切自保措施都是有效的,浏览记录也处理得相当干净,这使得我不得不花了双倍的时间来找您。但是,我想您应该清楚,曾经留下过的痕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彻底消除的,总会有像我一样掌握了技术的专业人员能够找到你。”


磐舟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作。对方说的不错,他也早就有了相应的应对计划,现在他完全可以像计划中那样,抹杀掉“他”,离开,再找一处更加安全的住处,并买一台同样老旧的电脑以应对在现代社会生活所可能需要的一些基本需求,比如找工作、投递简历。


但对方从始至终的平静解释让他没办法将“他”简单地划分到计划中的敌对一方,于是磐舟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哑着嗓子开口:“说说你的‘合作’。”


“我需要您这台我所能找到的最安全的旧电脑完成我的计划,同时,我可以帮助您抹除那些残留的个人痕迹,让您藏得更好。”


“很诱人的合作协议,”磐舟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但我凭什么相信你?”


音响里传来的声音突然微妙地变了语调,“因为我比那些可能追查您的人更优秀。”


过了很久,直到他们都对彼此有了一定了解后,磐舟才知道那个细微的变调是对方的笑声。

评论
热度(23)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