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K/磐流】Skyfall

*推荐BGM:Skyfall-Adele

*舞蹈视频: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67221/



一直以来,磐舟都知道流是一个时常会冒出令人惊讶的想法来的孩子,虽然有时候会对他难得有些任性的想法感到头疼,但总体来说,他并不讨厌那些“可爱”的点子,有时候甚至还有些乐在其中。他将那些流突然冒出的奇思妙想当做惊喜一般悉数接受,小心珍藏,连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样的做法有多纵容。

总之,他早就习惯了流的各种突发提议,所以当流突然歪过头来看着他,问他能不能教自己跳舞的时候,他立刻就答应了。

在他还是会飞的凤凰而非只能徒劳地扑腾翅膀的鸡的时候,他是相当喜欢做这些事情的,像是穿着得体的西服去听音乐会,跟着CD哼唱一首小曲,或者和往日的同伴一起在喝过酒微微有些醉意的时候跳上一支探戈……说不上特别专业,但也都多少懂一些,教教人不成问题。

于是磐舟走上前,和流四目相对。好不容易取得的石板就在他们两人的身侧,泛着象征生命力的绿色光芒,这让他心情更加轻松,甚至可以说是难得地兴致高涨,忍不住冒出了点无伤大雅的坏心眼。流略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接着便看见磐舟在自己面前单膝跪下,执起自己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突然施力一拉。流刚刚恢复一些生理机能的身体还不太协调,当即被扯得身形一歪,靠在了磐舟的肩膀上。

“磐先生?”流疑惑道。

磐舟却少有地没有回应他,侧过脸亲吻了一下他卷曲的鬓发,压低的声音与吐息一同喷入流的耳蜗,“想学探戈吗,流?”

对于自己不熟悉的事物,流总是抱着极强的好奇心与求知欲,自然不会拒绝这个提议。他乖顺地点点头,任由磐舟搂抱着将他扶起来。

磐舟小声询问了一下他身体恢复的情况,又指导他活动了一下手脚,确定流已经能够好好地控制自己的肢体后,才伸手环抱住他,一手交握,一手搭在他的腰间。“准备好了吗?”磐舟细心地问道,感到流贴着自己面颊的额头轻轻点了点,手下的身体的触感却略有些僵硬。磐舟知道那是他紧张时的表现,于是又凑近问了一次,流却还是点头,甚至还调出了Jungle网络的界面,搜出一首舞曲来,绿色的光映照出他带着“一定要学”的表情的脸来,既紧张又固执的模样看得磐舟只想伸出手去揉一揉他一头细软的白发。

但他很好地忍了下来,在流无声的催促下重新站好,亲昵地将他搂在怀中,面颊几乎贴合在一起。而后伴随着《Por Una Cabeza》的响起,他闭上了眼睛,放任自己投身于久违的音乐与舞步,以及流发间牛奶洗发露的气息之中。

小提琴的音调打着旋,由低到高,再又高到低,他们和着音律,踩着节拍进退,轻快的曲调,无伤大雅的小波折,像是他前半生的写照。

钢琴的琴键被突然按下,磐舟脚步一顿,手上施力将流紧抱在怀中,小提琴和着钢琴突然转高,喧腾欢愉似是祭奠上的吵闹,篝火燃起,他们加快了步伐,围绕着旋转。一个圆,又一个圆,交错重叠,世界在视野里晃动,成为模糊不清的剪影,成了虚幻的梦境,只有彼此相贴的身体才是真实,只有不断交换的呼吸才是活着的证明。

磐舟近乎痴迷地看着流,之前为了方便而穿着的裙装的下摆在每一次旋转中微微扬起,露出一小节嫩白的小腿,他的步子不算太稳,看过来的目光却透露出坚定,甚至还微微勾起嘴角,露出最为明媚的快乐。

磐舟低下头,拿自己的额头抵着流的,“很开心吗,流?”

流抬起头,在磐舟猝不及防的间隙啄上他的嘴角,而后露出得逞了的略带得意的微笑,道:“是的。和磐先生跳舞我很开心。”

这就太犯规了。磐舟猜想自己一定是不小心红了脸,怀里的这个孩子才会这么笑得更加粲然,不得不说,流笑起来真是很好看啊,好看到他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带着几分不确定的小心翼翼吻了回去。

音乐还在耳边不断地循环播放,他们却都无暇顾及了,只抓紧这闲暇午后的每一分每一秒吮吸对方的嘴唇,像是要将此刻镌刻成永恒。

那实在是再美好不过的时分,在石板毁坏,天幕跌坠,一切完美崩坏以前。

评论(2)
热度(29)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