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盗笔/瓶邪】Kiss From A Rose

迟到的5.20贺文,放飞地尝试了自己喜欢的写法……【。】算是《入梦》的后篇。



Kiss From A Rose




吴邪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他还会回到这里。


烈日当空,蓝天白云,湿热的海风像姑娘们的柔荑拂面而过,却被青碧色的海水削去了几分暑气,远处依稀可见海岸和几座小岛。


显然这是他和张起灵还有胖子一起到过的西沙群岛,但又理应不是——鉴于他清楚地记得自己闭眼以前最后看到的是自家卧室的天花板。


吴邪皱起眉,感觉这场景有点似曾相识,还没等他回忆出个所以然来,他突然听见自己还浸在浅海里的脚边传来一些细碎的像是窃窃私语的声音,他眯起眼看过去,好嘛,这次他看清楚了,那是一只小小的水母。小家伙通体透明,无头无脑呈圆形,晶莹透亮,身体周边长满了触角,中间长着五个呈桃花形分布的触角状物体。吴邪立刻认出这是一只桃花水母,这种古老而珍稀的腔肠动物应该生活在淡水中才对,会出现在海里实在奇怪。


更让人诧异的是,这只水母似乎还会说话,虽然反反复复就一个单词。吴邪仔细地辨认了一下,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它叫的是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像是单曲循环的洗脑魔音。


吴邪挑起一边眉毛,突然觉得这幅场景有点似曾相识。


大约十个月前,那个约定的日子里,他也曾伴随着一大堆灵异现象,从秦岭坠落到这片海域,听这海里的所有生物一起肉麻兮兮地叫他的名字。


像是为了验证他的猜测,又一条小丑鱼游到了他的脚边,轻轻地啄他的脚底板,和水母一样用小到几乎听不见的音量重复他的名字,然后是海龟、海马,甚至还有鲸鱼搁浅到了岸上,齐齐看着他,原本细微的声音立刻被调到了最大,吵得他头都要炸了。


吴邪翻出一个白眼,仔细地在海洋生物群中翻找了一圈,总算是找到了最开始的那只桃花水母。他用手捞起它,仗着自己在这里绝对不会受伤扯了扯它的触须,道:“带我去找他。”


然后他就跟着浮在半空中,宛如一盏小灯笼的水母,一齐向着身后的岛屿走去。



经过好些年的锻炼,吴邪自认自己的体力和身手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虽然还是打不过自家那闷油瓶子,也干不过成天唱着《青椒炒菜帮》的神经病黑眼镜师父,但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爬个山还气喘吁吁。可在这里,他就好像被打回了十多年前的愣头青状态,体力弱鸡得一逼,爬上岛屿上最高的那座山几乎要了他的老命,等到他好不容易登顶,立刻坐到一块岩石上,喘得跟三伏天里的小满哥似的。


稍微歇了会,吴邪抹了把脸,一抬头便看见眼前刚才还是空荡荡的平地上多了个人影。化成灰他都认识。


“哟,小哥。”吴邪冲他挥挥手。


张起灵显然早就看到了他,吴邪举起的手还没来得及放下,张起灵就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吴邪笑嘻嘻地看着他,将他扯到自己边上坐下,整颗心彻底放了回去。


他不知道自己为啥会再次回到这幅场景,但反正张起灵在这里,他充分相信他们有办法离开。


张起灵静静地看了他几秒,突然嘴角扬起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弧度,下一秒便消失不见。吴邪遗憾地收回了伸向裤兜打算摸出手机的手,转而搭上张起灵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靠坐在一起,“小哥,你怎么又把我扯到你梦里来了。”


张起灵点点头,又摇摇头,“我的,也是你的。”


吴邪花了一两秒将自己因为这句疑似婚后财产共享宣言的话而跑出十万八千里的思维重新扯会大脑中,不确定道:“你是说……咱俩做了一样的梦?”


张起灵这次干脆地点了点头。


吴邪摸了摸鼻子,感觉到了久违的尴尬,脑内不合时宜地浮现了胖子之前调侃他跟张起灵“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话来。


他对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自从那次进入青铜门,受到终极的影响进入张起灵的梦境,经过好一番折腾终于醒来后,张起灵便告诉他这种影响是不稳定的,可能会导致他们再一次互相穿越彼此的梦境。吴邪本以为这会是个很大的问题,但几个月观察下来,丝毫没有异状发生,他便给抛到了脑后,没想到这都快隔了一年了,才爆发并发症。


确认了自身情况后,吴邪更加不慌了,先前有过的成功逃脱的经历让他知道,想要从这个梦境出去很简单,找个高处往下跳就可以了,正好他们身边就是山崖,虽然不高,但也足够。他唯一不清楚的是为何会在这么一个时间发生这种情况,明明他睡前什么都没做?还是说多喝了一杯牛奶是这个鬼梦境的开关么。


张起灵似乎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又极快地笑了一下,道:“我带你来的。”


吴邪疑惑地眨巴眨巴眼睛,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张起灵究竟说了什么。而张起灵似乎也没打算等他反应过来,接着说:“胖子说今天过节。”


“过节?今天不是……”吴邪闭了嘴。他想起今天的日期了。


磨练了三十多年好不容易才变得厚了些的脸皮一下子被烧穿,露出健康的红色来,已经接近不惑的吴邪只觉得自己像是一瞬间穿越成了十八岁的青春期二逼青年,对着眼前的人露出傻气得冒泡的笑容。“嘿嘿,下次小哥你想过节,提前告诉我,我们可以出去逛逛。”


张起灵又摇摇头,“这里就好。”


他专注而认真的目光落在吴邪的脸上,像是蝴蝶在花瓣上停歇,轻轻浅浅。他们目光交汇,心有灵犀地一点点凑近彼此,在他们的头顶,绿树的枝桠上绽开绯红的花朵,微卷的花瓣片片落下,那是新开的玫瑰,散发出诱人而甜蜜的香味。


尔后他们自然而然地靠在了一起,嘴唇的部分严丝密合——一个温存的吻。

吴邪大概不知道,被自己吞下的,张起灵没能说出口的后半句话究竟是什么。不过张起灵并不执着,他可以明年、后年、大后年再告诉他,告诉他这个地方很好。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为他感到心动的地方。


评论(3)
热度(31)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