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盗笔/瓶邪/段子】山主与白蛇 2

(三)

作为一山之主,张起灵每日都要巡一次山。不过他既然是神仙,巡山当然是不会真在山里走上一圈的,费时费力不说,山里的精怪见了他,总免不了要凑上来寒暄一番。

他素来不擅言辞交际,因而对此他其实是拒绝的,最后便选择了用仙法探查的办法,到了巡山的时辰,便站到山顶上放出灵识,不到一刻钟就能搞定。

今儿也是如此。

张起灵一跃跳上山顶上最高的那棵树,闭上双眼,灵识像网一样铺开,将山中的情况尽收眼底。

北林无恙;瀑布边上没有问题;南边的松鼠精一家似乎是出去了,没有动静;黑瞎子昨天刚来过,今天就又不知道飞哪去了;自己家的院子……咦?蛇呢?

张起灵皱眉,将那一块的灵识稍微凝聚成一股,仔细地在自己的屋里院内搜寻一番,确定了那条白蛇的失踪。

他睁开眼,凭空画了道疾行符,倏忽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内。


(四)

发觉自己卡在了树枝间的时候,吴邪整条蛇都不好了。

想当年他吴邪下能入水捉鱼,上能在云里面洗澡,区区上山爬树完全就是小事一桩,哪里会像现在这样把自己在树枝上打了个结,宛如一个智障。

吴邪想了想,决定将这个锅扔给对自己使用雄黄的狗屁神仙。妈的,毒傻蛇了。

话虽这么说,当务之急还是把自己解开,好赶紧溜之大吉,再猎点吃的,否则他迟早被那自己辟谷过就不记得其他生物都是要吃东西的神仙饿死,他才三百岁,还年轻,不想英年早逝。

吴邪艰难地甩了甩尾巴,希望能将自己身体扭成的结甩得松散一些,未料自己的伤还没好全,身体尚还处于难以控制的阶段,这一甩非但没能使身体活动得更松散,倒是害得搭在树枝上的尾巴“唰”得掉了下去,受重力影响,整条蛇系得更紧了。

吴邪差点被自己扯断气,要是鳞片能和人的脸一样改变颜色,他现在妥妥地变成了一条青蛇。

一计不成,吴邪又生一计,小心翼翼地扭动起系成结的那段蛇身。磨了约摸一刻钟,终于渐渐有了解开的趋势,然而还没等他高兴,他所在的枝头便突地一沉。

吴邪扭头看过去,只看见一双黑沉沉的眼睛,登时吓得他劲一松,又前功尽弃地系了回去。

我操,被狗屁神仙发现了!

评论(3)
热度(30)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