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盗笔/瓶邪】大神是怎样养成的

*旧文搬运



00.

    刚入冬,塞北便落了雪。

荒无人烟的地域只一夜便成了雪原,朔风吹过,带起一层沙粒般的雪。

“该死的鬼天气。”姬丘暗骂道,又伸手紧了紧身上的毛毯,试图让自己暖和一些。身后突然传出窸窣的声响,惊得他猛地回头。

……

 

“织毛衣,织毛衣——”来电铃声突然想起,切断了坐在电脑前的人敲击键盘的节奏。吴邪伸手拿过一旁叫得正欢的手机,刚一按下接听键便听见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小天真!快给胖爷我下楼迎驾!”

吴邪早已习惯了对方这不着调的说话方式,倒也练就了回侃的功夫,顺着对方的话答道:“臣正写折子呢,不知胖皇召臣何事?”

“去去去,少跟我舞文弄墨,快点下来,老地方。胖爷我有好消息告诉你。”说完便挂了电话。

保存好文档,吴邪关上电脑,揣着钥匙出了门。

 

 

01.

所谓的老地方其实就是吴邪就读的D大旁的一个小餐馆。餐馆的店长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每天乐癫乐癫、神经兮兮的不说,光是他那墨镜从来不摘——简直跟那玩 意直接长他脸上似的——和热衷于开发各种新菜式的行径就足够让人将其直接划入“变态”的范围。不过他家的菜式倒是挺对大众口味,因而在学生中评价颇高,就 连自诩“美食家”的胖子也总爱三不五时来此打打牙祭。

要说那胖子也是个奇人,记得那时吴邪刚认识他,礼貌性地问他名讳。他只说自己姓“王”,反正生得心宽体“胖”,只管叫他胖子的了。

胖子是开始书店的,门面就在D大边上,吴邪常笑他文化素质低就算了,还硬是要猪鼻子插葱。不过胖子本来就有些门道,脑筋又转得贼快,生意倒还算红火。吴邪能和他认识实在是巧合,不过那都是他话了。

 

吴邪到的时候正值就餐高峰,好在他个子高,再加上胖子的体型着实显眼,所以他没费多大劲酒穿过了人群与胖子胜利会师了。

“哎我说小天真,你出个门怎么跟人小姑娘‘出闺’似的,胖爷我都快等睡着了。”一见人来了,胖子立刻嚷嚷开来。

  吴邪只觉得满脑子都是自己方才写了个开头的文的构思,是在没心情跟他耍贫嘴,于是催他:“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小爷忙着呢。”

“怎么?劳模‘关根’大大又开始码新篇了?这次是短篇完结还是长篇连载?”胖子一边调侃他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拨弄,“还没决定的话就试试这个。”

  吴邪疑惑地看向对方递过来的手机,一瞬间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了一样愣在那里。

那是一张“网文新人赛”的宣传图,主办方正是他入驻的“长白文学网”。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吴邪是个搞文学创作的。目的纯属自娱自乐。

在这个网路与交通并重,电子文档与纸质图书齐飞的时代,网络文学迅速发展,于是一大批写手纷纷涌现,而吴邪就是其中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透明。

并非是他入圈资历尚浅的原因,事实上他码字已有些年头,光是他在长白文学网上注册的作者号就有三年的号龄。然而他素来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灵感来了日码几千字,没灵感了一个月未必写得出三行。又因为懒散惯了,从来没有写大纲的习惯,结果经常出现虎头蛇尾的情况。

对此,吴邪向来表示淡定。写文这种事嘛,无非是图个乐呵。好一点的就在让自己乐呵的同时也让读者乐呵。实在是没读者,只要满足了自己的YY也就能算是达到了目的。不过胖子在得知他的这一观点后甚是痛心疾首地大呼“你他娘的出息呢”,并不停地向他灌输从小透明升级成为大神的方法,毫无疑问地没有产生任何实质效果。

倒不是说吴邪真的不在乎,他只是觉得那样太累。为了得到什么而去写的话还有什么意义可言呢?

呆望着显示屏,吴邪不由想起了在餐馆里胖子对自己说的那一番话:“小吴,说实话你的文挺不错——文字功底扎实,全文构架也靠谱——但始终就是缺了点什么。胖爷我不是行家,说不清楚。不过你看你不是一直都只是自己埋头写嘛,正好借这次新手赛的机会,换个方法试试。”

思来想去,吴邪觉得胖子这话难得说得靠谱了一次,也起了试试看的心思。于是吴邪一面自我催眠“小爷我只是为了断后路只是为了断后路”一面忐忑地将自己刚写好的新篇第一章赶完,按参赛规则投了出去。

谁知这一投就投出了大情况。

 

 

02.

 

世界上最恼人的事是什么?

答曰,熬了一夜后的第二天早晨好梦正酣,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给了你一个morning call。

 

“织毛衣,织毛衣——”早上7:30,吴邪的手机罕见地吹起了“起床号”。

“他娘的到底是哪个孙子一大清早的打电话过来啊?!”实在是不堪其扰的吴邪猛地从床上坐起,花了好些力气才生生压住了自己直想将手机甩出窗外的冲动,烦躁地拿过手机看了眼屏幕——得,又是胖子。

吴邪果断按下接听键,准备将对方骂个狗血淋头。可还没等他骂出口,那头就慌张地冲他大喊:“天真你快去看你昨天发上去的参赛文!”

吴邪下意识地皱了皱眉,突然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匆忙开了电脑登陆。等他终于看到了胖子想让他看的东西的时候,他本就因睡眠不足而运行缓慢的闹内CPU彻底当机,满脑子只剩下两个加大加粗且滚动出现的粗黑体字:

卧槽!

死死地盯着自己专栏下的回复区顶部哪个自带闪光技能的ID,吴邪断定一定是他今天的起床方式不对。

 

俗话说,用户有很多,台柱就几个,几乎每个网文网站都会有一两个超神级别的作者存在,久而久之就成了网站的招牌。而长白文学网最有名最给力最为高贵冷艳的台柱就是“麒麟”。

关于“麒麟”的传闻有很多。有人说他写的悬疑推理逻辑超群,极有可能是一个秃顶教授;有人说他的动作描写和场景描绘出神入化,肯定是个练家子;也有人说他遣词造句精准简练得过分又从不与粉丝互动,现实里指不定就是一个哑巴;而他的女粉丝不知为何普遍坚信他是一个帅得人神共泣的冰山系帅哥……然而传闻再怎么众说纷纭,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麒麟大大才不会主动勾搭人呢!”

然而现在,这个被人们一致认为绝对没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作者或读者的回复区的ID此刻正挂在吴邪的专栏里,虽然它下面只跟了“你好”两个字外加一个句号并被一大堆表示“大大你绝对是被盗号了”的回复给埋在了最下面,却足以在吴邪心里以及整个长白文学网掀起轩然大波了。

 

“喂喂,天真你吓傻了?”耳边突然传来胖子的声音,吴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时竟忘了挂断电话。“我操胖子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娘的胖也我还想问你怎么抱上人‘神兽’的大腿了呢!”

“我哪知道?!话说你当初让我参赛的时候没说会有大神坐镇指导啊!”吴邪盯着那ID后跟着的“指导嘉宾”系统备注,恨不能隔着手机掐死胖子。

“我那跟你说的是自由赛,谁指导你天真无邪到不看清分类就直接投到拜师赛里去了。”

吴邪一惊,连忙调出页面查看。好家伙,还真给投错了……昨晚赶稿到很晚,他没怎么研究比赛细则就直接投了稿,没想到竟闹出这么个乌龙来,登时追悔莫及。

电话那头胖子还在闹着要他请客庆祝被大神看上,可吴邪已经无暇去理睬了。

就在刚刚,在他再一次刷新页面后,系统弹出了“新消息”提示。来自用户“麒麟”。

 

 

03.

 

[来自 麒麟 :在?]

卧槽大神我该回你什么?“Hey man”还是“大大其实我暗恋你很久了我们CP好不好?“

吴邪在内心疯狂地咆哮,大脑空白一片。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条件反射地回复了过去。

[ :到!]

意识到自己又犯蠢了,吴邪开始认真地思考起了将自己拍死在键盘上的成功率。还未等他将想法付诸实践,对方的新消息又到了。那时一串数字——众粉丝心系已久的麒麟大大的QQ号。吴邪无力地发出一声低吟:”这事要是传出去了小爷我一定会死得很惨……“不过他还是非常愉快地加了大大的QQ,顺便在心中给自己点了个赞。

大大显然在线,好友请求很快就通过了。吴邪几乎激动到手抖,打开了对话框删删减减半天没能打出一个字,倒是大大先说话了。

 

麒麟  7:46:00

你好。

 

吴邪手抖得更厉害了,战战兢兢地回了一句”你好“。

 

麒麟  7:46:32

怎么称呼?

 

麒麟大大果然跟传闻中一样是个闷油瓶。被自己的结论给逗乐了,吴邪倒也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和对方聊了起来。

 

天真无邪  7:47:22

小哥……呃……这么叫可以么?就按ID叫就可以了?

 

麒麟  7:47:59

可以。无邪?

 

天真无邪  7:48:13

其实我的QQ名是别人给我起的……

话说小哥你找我是……?

 

麒麟  7:48:55

关于比赛的事。

 

吴邪一惊,心说难道是小爷我的文已经渣到惊动到大大了?还没等他提问,麒麟就顺着解释了起来。

 

麒麟  7:49:23

这次比赛主办方要求每个指导嘉宾选择带一个新人或是做大众评委,我打算带你的那篇。

 

天真无邪  7:50:03

诶?!

 

麒麟  7:50:06

 

天真无邪  7:50:19

OTL虽然能被小哥选中我挺高兴的……但是为什么是我呢?

 

为什么是我呢?那么多厉害的选手为什么挑中了我呢?明明我只是想写着玩,只是满足自己的脑补,发上去的开篇也只是临时赶出来的成果。又没有才能,只是因为 喜欢所以就写了。为什么会挑上这样的我呢?
  难道大大的脑回路和平常人的都不一样?吴邪不由腹诽,又不禁有点紧张,像是小时候等待老师发下考试试卷时一样的感受,手心都快泛出汗来。
  这次对方回复得出奇的慢,像是思考了很久。
  
  麒麟 7:52:00
  很干净。你的文。
  
  像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出,然后一下又一下地砸进吴邪的眼里、心底。
  虽然对方给出的只是一个很笼统含糊的回答,却还是让吴邪不由自主地发颤,萌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难以形容的感动。
  于是他快速地敲击键盘,回复道:
  
  天真无邪 7:53:01
  关于比赛的事小哥你尽管说!!!我誓死追随你啊麒麟大大!!!
  
  吴邪觉得自己真的没救了。

 

 

04.

 

微博上曾经流传过这么一句话:“当你和你喜欢的大大成为基友后,你就会发现大大其实跟你没什么区别,都是成天‘哈哈哈哈哈哈’的深井冰。”

——这些都只是没有见识过麒麟大大而产生的谬误好吗?!

以上是吴邪发自内心深处的呐喊。

 

曾经,吴邪一度天真无邪地相信,码字写文这种事,靠的就是灵感。有灵感了码字速度好比“飞流直下三千尺”,没灵感了就好比便秘,半天挤不出个屁来。然而自从“师从”麒麟大大后,他发现自己果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不辱“天真无邪”之名。

据他多日的观察,麒麟大大是个深度强迫症患者,无论是日常生活作息还是行为准则都“正”得令人发指。

早上8:00准时上线,8:00-11:00之间似乎都在忙自己的连载,12:00左右准时吃饭,下午3:00以前则全部是麒麟大大对吴邪的授课时间,然后会一直忙到5:30,随后发出本日更新。也无怪麒麟大大的粉丝常说“跟着麒麟大大不怕掉坑不怕断粮”,这简直是业界良心的典范代表人物……

尼玛这简直是世界第八大不可思议好吗?!

摸鱼星人吴邪表示他理解不能,所以他去作死了。

 

天真无邪 10:21:09

诶小哥你在啊。

 

麒麟 10:21:13

嗯。

 

天真无邪 10:21:20

那啥小哥我能问你个事不?

 

麒麟 10:21:26

说。

 

天真无邪 10:21:33

那个……小哥你平时是做啥事的?

 

麒麟 10:21:32

 

天真无邪 10:21:40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有点好奇……因为总是看到小哥你在线但又不怎么说话……

 

麒麟 10:22:00

该说什么?

 

——大大你是连聊天字数也要算入稿费吗?

习惯性吐槽完毕后,吴邪觉得自己再这么发展下去就要成为吴八叽了。

 

天真无邪 10:22:10

咳……可能小哥你不爱聊天吧啊哈哈哈哈……

不过小哥你到底是什么职业可以每天花这么多时间写文啊?职业作家?

 

麒麟 10:22:15

你很闲?

 

天真无邪 10:22:21

啊?

 

麒麟 10:22:26

日更八千。我再告诉你。

 

什么是晴天霹雳?这就是!

什么是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就是!

吴邪心里那个郁闷啊,大大这信息保密意识也太好了点吧……然,识时务者为俊杰,于是败下阵来的吴邪只得默默地打开了word文档,开始了大大早就给他规定好的每日四千字的更新征途。

 

 

05.

 

老实说,吴邪最开始并没有打算多认真地参加这个新人赛,以至于他在写正文之前除了人设以外什么都没准备,连大纲和时间线都懒得整理。直到某天他按照约定好的把写好的更新发给麒麟然后被对方问及后,他才想起这么一茬。

不过他素来随性地写惯了,也没太在意就直说了。麒麟却沉默了很久,这让他不由有些心里打鼓,小心翼翼地发过去一个问号。

这次麒麟倒是回复了他一贯简洁而直接的风格,干脆地发过来两个字:

“重来。”

吴邪费了好大的劲才忍住了血喷显示器的冲动。写手写的初稿多少都是有些瑕疵的,所以被指出不足甚至错误然后再进行修改都是常有的事,只是这无比潇洒地直接“重来”,对任何一个写手来说都算得上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况且写文这事本就劳神费力,重新来过不知道又要花多长时间。吴邪自认自己写的文虽算不上精品,却也不至于差到了要返工的地步,再加上他以前从来没尝试过日更四千,现如今每天这么写着差不多是拼了命了,让他重写岂不是要他死啊!

可麒麟大大说话素来有他的道理……吴邪陷入了深深地纠结之中,半晌才硬着头皮发消息询问原因。

回答依旧迅速:

“没有大纲后续不好发展。”

这个道理吴邪倒是懂,也亲身经历过不少次,因此而留下的坑更不在少数,实在是无法反驳。但这可是日更四千字啊,重写一更加上当日本就要完成的一更,这就日更八千了,他实在是没这个自信写下去。思来想去,吴邪觉得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他可不想当那种因为超负荷工作而猝死的悲催写手啊——于是飞快地打了行字过去,企图和大大讨价还价。然而大大的态度异常强硬,说没时间轴和大纲,这文更新到一半准残,还不如先搭好框架再写来得快。急得吴邪对着显示器又是一阵狂吐血。

麒麟远比他淡定得多,一句“必须重来”便将吴邪所有的后路都给堵了个严实,义正言辞得令人发指。

吴邪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一口血喷在了显示器上,苦逼兮兮地爬下去完成任务了。

 

 

06.

 

吴邪投的稿是奇幻武侠向的,题目叫《江山》。剧情走的是平庸路线,讲的是男主“姬丘“和他的小伙伴在乱世中逃亡并逐渐成长最终建立自己的江山社稷的故事。这类题材曾经风靡一时,不过现下已不大受人青睐,写的人也就少了很多。不过就个人而言,吴邪还是很喜欢这种故事的,再加上自己迷武侠也不是一天两天,干脆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然而即便是差不多已经被大家写熟了的题材,自己上手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背景、人设自然是要下一番功夫,剧情安排上也要动一番脑筋——要是弄得人一看开头就能猜出结局了也未免太过失败了不是?这些一一规划出来再加上需要重写的部分……吴邪简直欲哭无泪。

这工作量着实不小,他花了整整三天又熬了一夜才总算是弄完了,立刻就如释重负地给麒麟发了过去。

等到麒麟再回复却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八点多了。

 

麒麟 8:14:30

进步了。

 

——废话,小爷一旦认真起来,没有什么拿不下的!

吴邪这边尾巴还没翘起来,对方紧接着的一条消息就又把他打回去。

 

麒麟 8:14:57

还不够。

 

“不够你大爷啊啊啊啊啊啊!“

吴邪这一声是真的马景涛附身咆哮出来了,还好他的那些混蛋室友都出去溜达了,不然妥妥的被吓个半死。

“大神你玩儿我呢?!“

他发誓,谁以后再跟他说什么“麒麟大大严肃正直禁欲萌“他绝对要一板砖抡过去揍得那人满地找牙。

话是这么说,但多日的相处早已让吴邪形成了无条件服从对方的条件反射。所以吴邪也就只是发发牢骚,平复了下心情后就接着抱大腿去了。

 

天真无邪 8:16:00

哪里不行?小哥你只管说!

 

麒麟 8:16:21

动作和场景。

 

吴邪这下是彻底没了脾气。

动作描写和场景的气氛渲染确实是他一直以来最不擅长的两块,几乎可以说是逢写必卡,就是写出来了也是改了一次又一次,却总是达不到理想效果。

他尝试过很多方法,也写过不少针对性练习的段落,实在是收效甚微。如今被大神如此直接的指出让他不禁有些窘迫,脸微微有些发热。

 

天真无邪 8:17:01

……

我不是很擅长这两块……

 

麒麟 8:17:11

我帮你。

 

吴邪一愣,片刻才反应过来感情自己这是捡到宝了。他怎么就忘了他这勾搭上的可是麒麟大大,“严肃正直禁欲萌“的写手大神NO.1啊!有这等神人相助他还担心个毛线球?!

这么一想他又乐了,顺手就发了个被胖子吐槽为“恶意卖萌“的小狗吐舌头摇尾巴的表情过去。

麒麟没理,直接单刀直入地开始了他的一对一授课。经过一段时间的熟悉,吴邪早已认清了这人的脾气,知道他只是不想浪费时间而并不是别的什么,不禁脑补出其真身现在大概正对着显示器保持面瘫表情,又是一阵闷笑加神游,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不过对方打字的速度向来不怎么快,吴邪发呆的这会儿不过才发了三条消息。吴邪不由腹诽照这个速度得弄到什么时候去,抬手就发了个语音邀请过去。

 

麒麟 8:20:23

 

天真无邪 8:20:27

那个,小哥我们就直接语音吧,比较快。

 

麒麟像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从善如流地接受了邀请。

这边吴邪刚插上耳机,立刻就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就传出一个略为低哑的男音:

“喂。“

 

 

07.

 

“还有问题。姬丘第一次杀人的动摇要更大。描写太罗嗦。

“这一节要删。

“这里少了。

“……“

吴邪听着对方那一声又一声的讲解,感觉心里有一个吴湘玉在那里嚎“额错咧,额一开始就不应该到这个伤心的地方来……“

——爸,你当初是为什么没把我直接射墙上。

谁来告诉他,他吴邪,21岁正值大好年华的新世纪四好青年,为什么会因为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脑洞大开止不住地yy啊?!虽然这个陌生男子的声音的确是低沉好听得足以让人耳朵怀孕,但怀孕的不该是他啊!

呸……彻底乱了。

 

“无邪?“

“到!“吴邪正发着呆呢,条件反射地就叫了出来,喊完就傻在了那里。

那边不知道是被他突然嚎了一嗓子受到了惊吓还是怎么,愣生生地沉默了几十秒才又开口说话:“专心。“口气似乎带了点无奈。

吴邪瞬间臊红了脸。

麒麟也没管他是个什么反应,自然地继续他“一句流“的讲解。于是吴邪只得打碎了银牙往肚里咽,默默忍受对方那引起他无限遐想的声音。

——不妙啊……

 

这一路讲一路改,不知不觉就到了拖到了下午。吴邪虽然开始的时候走神时间太长,之后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了倒是将他的韧劲给发扬了出来,一股脑地钻进了改稿大业之中,却还是卡在了姬丘为好友报仇的段落上,一时间急得抓耳挠腮。

按照麒麟大大的指点,这里应该集中笔墨渲染姬丘身上的少年意气——鲁莽但极具攻击性,纯粹的热血沸腾下的冲动,像是幼狮压抑着颤抖发出怒吼。但这种感情实在是太抽象,吴邪完全找不到任何思路。随手写了几段也始终是不满意。

麒麟并没有催他,只叫他自己去找一些类似的作品感受一下,找准了感觉再下笔,顺便提醒了一下前面改好的部分可以直接放出更新。

吴邪这才稍微安下心来,抬头一看才发现已经差不多到了对方下线的时间。

“小哥你要下了吧?“

“嗯。“

看到对方被自己耽搁了这么长时间却丝毫没有不耐烦,吴邪不禁再次感叹麒麟大大果然是好人。

“不好意思啊,拖了小哥你这么久……“

“没关系,“对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略微停顿了一下,”有问题再来找我。“

“哎呀那多不好意思。“吴邪这纯粹是把人家当自己人了。

麒麟没再说话,兀自关了语音,随后头像就暗了下去。

吴邪也没太在意,在心里默默念了句“谢谢“,然后麻利地发文去了。

 

 

08.

 

“织毛衣——织毛衣——“

“胖子你再他娘的没事一大清早的给小爷我打电话我就咒你这辈子泡不到妹子!“早晨6:00,起床气正浓的吴邪对着手机撒气。

“等等等等天真你慢点别气得脑淤血了……“

“你再给老娘满嘴跑火车试试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没事立刻滚!“

“咳……天真你快去你的评论区看看。“

“妈了个蛋的又是评论区,卧槽小爷难得参加一次新人赛哪来这么多……“骂人的话还没说完,吴邪突然失了声。

他的评论区素来安静得草都不长,上一次被疯刷是因为麒麟大大的留言,如今却是又热闹了起来,只是这些评论竟然都是在议论他。

头几条似乎还是麒麟的粉丝在举旗应援,一排排刷的都是“支持麒麟大大的徒弟“,其中也不乏有一些看完文后表示期待后续以及鼓励作者的留言,然而却渐渐变了味。

 

“哎呦我去,勾搭上大大了的节奏啊这是!“

“唉……所以说‘奋斗‘、’努力‘什么的都是狗屁啊,大大才是硬道理。“

“楼上看你这话说的,关键看脸,有的人扔个大大给你你未必勾搭得上。“

“‘关根’这是走了狗屎运了吧。“

“麒麟大大赛高!“

“小伙伴们快别这样,让正主回来看到了情何以堪→_→“

 

“我说天真你也别太在意,这帮子人都是红果果的嫉妒,闲得蛋疼打打嘴炮,你看不是还有读者叫你接着写吗……“胖子知道吴邪看到了心里正难受,东扯西拉地企图转移话题,听筒里却传出了”嘟嘟嘟“的忙音。

“嘿——臭小子竟然挂你胖爷爷我的电话?!“

 

吴邪并不想拿胖子当出气筒,他知道胖子也是出于对他的关心,只是他实在是静不下来。按理说这并不是多大一件事,就像胖子说的那样,不过是一群围观群众瞎八卦罢了。然而这样的话在当事人听来,实在是遍体生寒。

吴邪狠狠地吸了口烟,差一点被呛到,心里却是闷闷的,即便是看到麒麟上线了也没了平日的兴奋劲,也没凑过去打招呼。

他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想想,即便是连夜赶稿都不曾有过的疲惫感将他裹了个严实,喘不过气来。然而心里却像是有一把火在闷声不响地烧着,热量堆积却找不出宣泄的出口。

捏着鼠标的手松了又紧,吴邪将烟头摁灭,抬手开了文档。

 

凌晨一点,吴邪将写好的更新发了出去。

从早上删删写写到深夜,他这次整整爆了一万二的字数,写的正是之前一直卡不出来的姬丘为了给好友报仇冲入敌阵又逃脱的情节。

之前写不出来,主要是因为他始终体会不到那种感觉,那种不服、忿然,连发出的咆哮与怒吼都是无声的感觉,孱弱却坚决的,少年的声音。

然而评论区的那些留言却让他找到了那种感觉。他觉得憋闷,觉得不吐不快。

他并没有把写的这些拿去给麒麟看,这一段写得实在是过于意气用事,但他只想这么写,不想改分毫,干脆也就没和大大商量。况且这个点大大也不会……

“诶?!“吴邪惊讶地发现这个时间点麒麟的头像竟然是亮着的。这着实太反常,于是他试探性地扔了个消息过去。

 

天真无邪 1:29:08

小哥?

 

麒麟 1:29:17

嗯。

 

天真无邪 1:29:41

真少见啊,小哥你这个点还在是有什么事吗?

 

对方过了差不多五分钟才又回了消息。

 

麒麟 1:35:17

写的不错。

 

——卧槽这是被表扬了?!

吴邪震惊了,一时间竟将“麒麟大大为什么会在这个点在线“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

 

天真无邪 1:35:57

我这真是乱来的……头脑一发热就写了……

 

麒麟 1:36:09

很好。加油。

 

——很好?什么很好?还有加油是怎么回事啊大大你被盗号了吗?

吴邪觉得自己的脑容量在麒麟大大的面前永远不够用,对方的话永远能让他对着显示屏摆出一副蠢到家了的表情,脸却不由有些发热。

再怎么说着对那些八卦言论不介意,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堵得慌的,否则他也不会发了狠地爆字数。

哪怕他吴邪再怎么透明没人理,他也是一名写手。写作这件事,与其说是一条路,倒不如说是一个怪圈,一旦投身其中便再难割舍。而它又确确实实是一条路,一条注定经历坎坷、孤独与挣扎的路,唯有深深地爱着方能不放弃。所以吴邪是爱着他的文的,如今被人这样歪曲,他不憋屈不气闷才是稀奇事。

然而麒麟给他的这短短两句话四个字却像是给他吃了颗定心丸——要知道,能从这位惜字如金且严肃正经得要命的大神级人物嘴里抠出一句类似表扬的话,那可比买彩票中奖还要不容易。

更令吴邪感动的是——虽然这个事实他才刚刚领悟到——从《江山》开载到现在,除了胖子,似乎只有这人时刻关注着他的进度,在适当的时候提醒他、鼓励他,不遗余力地指导他,纠正他的种种不良习性。尽管这人太闷,尽管这人什么也不说,尽管这人对他严厉得够可以……他是站在他这边的。

吴邪心里虽然是千回百转,最后打出来的,却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天真无邪 1:40:00

谢谢。

 

 

09.

 

三个月后。

“哎哟小天真,看不出来啊,你小子第一次参加新人赛就夺了冠啊,啧啧啧,了不得,“胖子装模作样地摇了摇头,”都说了听胖爷的准没错了,这下信了吧哈哈哈哈哈。“

“去你妈的。“吴邪虽然骂,脸上却满是喜色,隐隐地还带了些期待。

 

这新人赛持续了三个多月,总算是结束了。除了因为心里不爽爆了字数,吴邪对于评论区的留言没有做任何回应,他自己小透明惯了,还真不知道怎么跟自己的读者交流,索性就让本来静得草都不长的评论区自长草去了。

之后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吴邪也干脆就把所有的空余时间都投入到了写文上,在麒麟的指导下总算是平了《江山》这个大坑,顺便提高了不少写作技能。

其实要说的话,吴邪并没指望自己能混上什么奖项,却意外地爆了个第一,着实让他大吃一惊。

不过让他印象最深的,是麒麟大大在官方制作的冠军宣传海报上留的那句评价:

“他很努力。《江山》这篇文,懂的人自然会懂。“

能得到大神的高度赞扬,吴邪自然是兴奋了很久,不过他也明白,自己能夺冠,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功与麒麟这个人,只是实在不知道怎么感谢对方才好。

他把这跟胖子一讲,胖子立马拍腿大喊:“这兄弟够仗义!天真你赶紧把人叫出来吃顿饭啊,也让胖爷见识见识,接下这大神的仙气……“

吴邪还没来得及用“我哪有机会约人去“的理由将这人堵回去,机会就找上门来了。

 

[系统提示:尊敬的作者 关根 ,长白山文学网诚邀您参加本次新人赛笔会。详情...]

 

“诶胖子你少吃点成吗?小爷带你来不是丢脸的。“吴邪看着自打来了笔会现场就没停过嘴的胖子,深刻反省自己怎么就把这么个祸害带来了。

“无邪?“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吴邪满脸难以置信地匆忙扭头,一个帅得惨绝人寰人神共泣的帅哥立刻闪瞎了他的眼。他对天发誓他绝对没见过这人,然而这个人却能准确无误地叫出他的名字,那么可能性只有一个……

“你是……小哥?”

那帅哥的嘴角似乎是翘了翘,瞬间露出的微笑让本就大脑不够用的吴邪更是呆若木鸡。“嗯。张起灵,笔名‘麒麟’。”

——卧槽……我看到一扇新大门打开了。

吴邪欲哭无泪地望着眼前这天神般空降的人,深觉不妙,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其实带着一脸傻笑。

他礼貌性地伸出了手,极为正式地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是吴邪。口天吴,天真无邪的邪。”

 

 

 

 

-END



评论(3)
热度(36)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