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POI/RF】一块肉+另一块肉

*旧文搬运



[POI/RF]一块肉


我是一块肉,人们通常称我和我的同类为肚腩,大部分女士和小部分男士总是用憎恶的语气叫我名字。


我的“宿主”也不例外。不过这种情况是最近出现的,以前他从来不会在乎我,相反还相当乐意用甜甜圈来养育我。但自从那天我和我的同类——另一块肉,我是说,肚腩来了个零距离拥抱后,他就变了。

每天晚上他都会在睡前捏我,嘴里嘟囔着什么,摄取的糖分减少了,不时还会做运动。老实说他做俯卧撑时我总是被迫亲吻地板这一点让我相当不满,一嘴灰,他真该好好打扫一下,或者随便套一件衣服。

我知道他是想摆脱我。和另一块肉再一次拥抱后它告诉我,它的“宿主”对我的“宿主”的身材感到了不满和忧虑,所以说服其瘦身。

记述到这里请允许我插播介绍一下。

我的“宿主”叫John Reese,我的同类的宿主是Harold Finch。至于两人的关系……参考我与同类坦诚相见的次数、时间和地点,我想应该是恋人,或者夫夫——没记错的话人类是这么形容的。

我真是一块机智的肉。

总之,我的宿主进行了很多努力,我没能继续茁壮成长,却也没有香消玉损。

“你怎么还在这?”Reese捏着我,语气十分气恼。

如果我是人类我一定要像Finch那样甩一记白眼给他。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还在他肚子上,以为我想吗?天知道皮带勒得我有多疼!

下辈子我一定要当女士胸上的肉。

 

“Mr.Reese?”Finch的声音。

我还沉浸在镜子中自己的英姿里,Reese却立刻把衬衣拉下来挡住了我的视线。

Damn it!还我肉权!

Reese应了一声,没有动。紧接着一阵脚步声,我又看见了我的老朋友,Finch的肚腩。我们两厢对望,对“宿主”们要做什么有了预感。

喂喂二位,现在还是白天呢。

然而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有又一次被暴露在空气中,而是被卷尺缠住了。

原来是要量尺寸,看来我和我的朋友想多了。

“我没记错的话,Finch,一个月前你刚给我量过。”

“是的。你应该为你的‘成长速度’感到骄傲Mr.Reese.”我感到卷尺勒得更紧了。

“你是嫌弃我了吗Harold……”

Finch似乎嘟囔了什么——声音太小我没听清,接着我又看见了老朋友,我刚想打招呼它就贴了上来。

哇靠,好紧。我感觉我要窒息了。

“宿主”们又说了什么我没能再听清,要知道,和另一块肉紧贴的滋味并不怎么好受。

我只能说结局是我和我的老朋友又一次坦诚相见摩擦生热了。就这点而言,我们都相当了解我们的“宿主”。

随后Reese停止了他的减肥计划,我得以存活。

可喜可贺。



[POI/RF]另一块肉



我存在于人体和动物的皮下组织及植物体中,是生物体的组成部分和储能物质。诸位可以叫我脂肪。鉴于我所居住的部位,希望诸位能叫我Mr.Belly。

通常情况下,我和我的同类都是安静地休眠,享受主人赐予的能量,努力让自己发育得更加完美得体,但我实在忍不住要抛开我引以为豪的绅士风度来大倒苦水了。

我的主人,Mr.Finch,我不得不说他是个极有绅士风度的男人。他才不像一些小年轻,胡乱套一些花哨的衣服,他总是穿着整齐的三件套,高档面料贴在我的身上舒服极了。

由于他的腿和脊椎受过重创后留有顽疾不便运动,再加上上了年纪,我的体型一直有增无减。

即便如此,这位温柔的老绅士依旧纵容我的成长,只是隔上那么几个月去重新定制高档的三件套。

我对这种安逸的生活感到相当满意,毕竟少了很多同僚关于自身安危的担忧。原本我以为往后数十年我都可以高枕无忧,然而现实残忍地打破了如海的女儿最后变成的泡沫般美好的幻想,留我像可怜的哈姆莱特一样思考“To be or not to be”。

如果要我用一句话来表达我的悲愤,我会说:都怪我too young too naive!

拜主人的新员工John Reese所赐,主人他开、始、嫌、弃、我、了。

看在上帝的份上,停止你那些“Finch你应该增加一些户外运动”言论吧Mr.Reese,或者你可以等自己的腹部不再中部突起了再进行挑衅。

然而即便我怎么在内心控诉和抱怨,我的主人还是悄然启动了他的“健身”计划——饭后多散两圈步。

不过鉴于我的主人工作的特殊性,能够准时准点用餐的机会并不太多,这个计划也没得到多彻底的执行,兼之偶尔因为紧急情况不得不靠速食填饱肚子,我非但没能消瘦,似乎还隐隐有了增长的趋势。

虽然Mr.Finch未有什么直接的表示,但自他某天下午茶后轻戳了我好一会儿后,我意识到他对我多少还是有些在意。

真不知道我是该为我仰慕的主人终于注意到我了而高兴,还是该为他竟然如此嫌弃我而嘤嘤嘤。

还有一件事让我心情很复杂。

长时间的相处让我的主人和他的员工的关系得到了改善,至少我能感觉到我的主人不再像当初那样排斥Mr.Reese的探究,甚至乐意透露一些无伤大雅的喜好问题——至于真正隐私的问题,他自然还是守口如瓶。

但,老天,谁来告诉我,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好到可以互相看肚皮了的?!

Mr.Reese请你不要再捏我了!再怎么捏我也不会凭空消失的!

Hey,同类,能请你停止和我脸贴脸的行为吗?

我、受、够、了。

自从主人和Mr.Reese的关系“好”起来后,我和我的同类被迫多次进行亲密接触,这让我俩苦不堪言。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两位先生在互相体验了一把我和同类的手感后,终于放弃了所谓的“减肥”计划吧。

God bless.


评论(10)
热度(61)
  1. 绪阳棣杏 转载了此文字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