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POI/RF】Kiss Me

*旧文搬运




临近圣诞,天气变得越来越冷,Reese紧了紧围巾,迎着冷风在镇上闲逛。

往常这个时候她早就回到了他和Finch的住所,两人一起享受壁炉带来的温暖。哦,还有甜甜圈和煎绿茶——Shaw已经不止一次说他们的生活模式越来越像老夫老妻了,但谁在乎呢?在麻烦找上门来之前,就让他们好好享受这份安逸吧。

路过广场的时候,Reese被一大群孩子围住了。都怪他头上的那对鹿角,虽然不夸张,却也足够令孩子们误认为他是“麋鹿精先生”了。Reese借口“要回去帮圣诞老人准备礼物”,勉强避开了孩子们兴奋的探究。Oh god,真是一场灾难。

但他还是不想回去。不,他并没有和Finch吵架,只是……他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实施自己的计划——鉴于Finch是计划中的核心人物,Reese觉得自己还是暂时和Finch拉开距离,这样有利于他保持冷静的思考。

然后他找到了Zoe。

“所以,”Zoe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你又遇上了什么麻烦需要来找我?”Reese撇下嘴角,露出标志性的无辜脸,立刻换来了一个不再优雅的白眼。在这位精明得过分的女士面前,他的那些“心理攻势”总是不太管用。“让我猜猜看,你终于决定在圣诞节对你加那位出手了。”Zoe毫不意外地看见Reese点了头。

“Come on,我真是搞不懂,明明你和你家那位都已经同吃同住就差同睡了,结果你到现在才打算告白,而那位还一点表示都没有。老天,任谁看见你俩都只会感叹‘They’re such gay.’好吗?”Zoe发誓,如果她会魔法,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这两人脑门上打上“狗男男”的魔法印记,效期永久。

Reese无奈地看着这位一旦遇上他和Finch的事就变得极度易怒而嘴毒的美丽女士,深深地反思自己来找她商量的决定是否明智。好在Zoe一如既往的好心肠——至少每次狠狠地嘲讽过Reese后她都有给他出主意,至于效果如何……嗯,let it go——这位女占卜师随手摸出一幅塔罗牌,动作娴熟地洗牌、摊开,用眼神示意Reese快点抽一张不然就去死。

从善如流地随手一抽,Reese没有看牌面,直接递给了Zoe。“你倒是知道我的规矩。”

“‘Zoe Morgan的占卜100%准确,只要你按照她的规矩做’,坊间都是这么传的,”Reese耸了耸肩,“结果怎样,Ms.Morgan?”

Zoe怪异地看了他一眼,将牌原封不动地推了回去,牌面向上:“敏感、前途光明、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与人合作、对未来的抉择、决定未来命运的时机、浪漫的爱情、有爱情出现的预感。撮合,爱情,流行,兴趣,充满希望的未来,魅力,增加朋友。感情和肉体对爱的渴望,它暗示恋情将向彼此关系更亲密的方向发展。而在事业上将面临重大的抉择,它将关系到你的未来前途……”

“这都是些什么鬼?”

“意思就是,滚去和那个小个子来一炮吧,基佬。”

 

Shaw看着迎面走来,笑得一脸褶子的Reese,警惕地攒紧了Bear的狗链,阻止了Bear飞扑的企图。

“我是不会把Bear交给你的。”

“Bear本来就是我的狗。”

“Finch把它的抚养权交给我了。”

“好吧……既然是Finch的决定,Bear就暂且交给你吧。”

Shaw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那你怎么还不走?”

“……”

Reese发誓自己绝对是脑子瘸了才会来找她商量事。他花了好一番口舌才让她相信他来找她是为了“正经事”,即便如此,Shaw还是在听完了他所谓的“正经事”后翻了个夸张得像是厥过去了的白眼。

然后他看着Shaw带着只有在出外勤任务期间才会露出的严肃表情,双手吃力地扳住他的肩,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给出她的建议:

“相信我,请Finch吃顿好的,再来几杯酒,盖上被子和他睡一觉,你就啥烦恼都没有了。”

 

“为什么现在的姑娘们变得越来越不友好了?”Reese摇晃着眼前的酒杯冲坐在对面的Carter抱怨道。

Carter习惯性地皱起了眉,看起来无比头疼——事实上她也确实非常头疼,Godness,谁能告诉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不得不面对这个明明已经是中年人却还是不是冒出年轻小伙的暴脾气的大个子祸害的啊!

“相反,据我所知,姑娘们的脾气还是很好的,”Carter极力压制下想要掏出魔法藤将这人五花大绑扔进空中监狱的冲动,“如果你不故意去引燃她们的爆点的话。”

Reese眨了眨他那双Caribbeaneyes,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我很无辜”的荷尔蒙。听着邻桌的姑娘们刻意压低的尖叫,Carter觉得更加头疼了:“你能不能别到处放电。”

“No,我没有。”他撇下了嘴角,邻桌传来的尖叫顿时又响了几分。“显然我们的姑娘们不这么认为,”Carter没好气地说,“Oh够了,直说你又和那位先生怎么了吧。”

“You’re a goodcop,Carter.”

“得了吧,除了关于那个先生的事,还有什么能让你跟烧了尾巴的兔子似的上蹿下跳?”

虽然这个说法让他感到有点受伤,但Reese不得不承认Carter是对的。他无法说Finch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Jessica永远是他心口最美丽的蔷薇状疤痕——但他笃定,Finch是从现在到未来,无论如何他都要守住的那个。

他忍不住回想起了两人初遇的时候。那时候他总觉得Finch就是那种可以冷酷无情的黑魔法师——他看起来相当擅长使用那些暗夜魔咒,但拯救生灵实在不像是那群阴沉厌世的人会有的情怀。他对Finch产生了兴趣。直到那次,小个子男人颤抖着嘴唇,用急促的、微微哽咽的声音对他说“我知道我没法还每人一个公道,可哪怕只有一个”,他才真正“认识”了Finch。

总是冷静自持的男人第一次流露出那样强烈的情绪,镜片反光下的眼睛漾出水纹来,整张脸因为激动而涨红,眼眶更甚。他的表情很复杂,有悔恨,有不甘,而更多的是释然,或者说……解脱?然而那表情只是一闪而过,很快Finch便冷静下来,皮肤上的绯色退潮,声音也不再发颤,一如往常的带着点疏离的味道,仿佛一切都只是Reese的错觉。Reese静静地看着他套上自己的学士袍,一瘸一拐地向外走去,心里忍不住喟叹:多美的灵魂。

慈悲、怜悯,仿若神明的情怀;坚韧、敏感,属于人性的美好;博学、多识,拥有所罗门王的智慧……因为过往精力的损伤而有所残缺,却又因为伤痛的洗礼而愈发迷人,让人几欲顶礼膜拜。

相处的时间越长,Reese便愈发深地被这种带着神性的人格魅力所吸引,不自觉间越陷越深,等到他终于醒悟,身边的人纷纷表示“谢天谢地你终于开窍了”。

“John?”Carter发出疑惑的声音,Reese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走神了。“I'mfine,Carter.”他压下心中荡漾的情绪,装作若无其事道。

“Hope so,”Carter也不拆穿,又喝了口酒,“我希望你能爷们点——在处理有关Finch的事上。”Reese回了她一个苦笑:“Ican't.我不能够因为自己而去逼……”

“又或者你只是在逃避Finch会拒绝你的可能。”

Reese一怔,迎面对上了Carter锐利的目光。随后她笑出了声:“Hey man,我还以为我们无往不胜的‘万能先生’真的无所畏惧呢。”Reese少有的没有接话,低头喝起了闷酒,又听见她接着说道:“我知道别人怎么说你都不会信……”

“所以为什么不直接问Finch?”她俏皮地眨眼,“Youknow that he will never lie to you.”

 

Reese毫不费力地破坏了门锁上的魔法阵——这招是Finch教的,屡试不爽——明明太阳还没完全落山,屋内却伸手不见五指,一点光都透不进来,料想是屋主施了什么小把戏。Reese掏出Finch给他的特制照明魔法器,虽然亮了一些,却依旧只有很低的能见度。

“Hey,man.你在我这儿找什么呢?”屋中突然爆出蓝色的磷火,一道身影在火光中浮现。黑色尖角帽、黑色长斗篷、黑色手杖,甚至连指甲上都涂着黑色的指甲油——不是女巫Root还能是谁?

Reese几不可闻地轻啧了一声。无论这个疯女人如何强大美丽,他始终无法对她多一点好感。Fusco说他是对自家媳妇被这货绑架过耿耿于怀,也许他这次说对了。“我来找‘我的东西’。”

“也许你应该回你那儿去找。”女巫眨了眨眼,看起来无辜极了。

可惜装无辜我可是你祖宗。Reese一面在心里吐槽一面拔出了自己随身的短剑——别说什么伙伴之间要相互友爱,别以为他没看见Root袖子里已经出鞘了的银匕首。

Root一点也不慌张,笑着耸肩,将匕首扔到了地上:“真不懂为什么你每次看到我就这么神经紧绷,担心我再次绑架Harold?”

握剑的手更紧了。

“Calm down,”Root打了个响指,一个漆红色的木盒凭空出现,“你要的东西就在里面。别问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你知道的,T.M. is watching everyone.”

Reese沉默地接过盒子,转身欲走,却被Root叫住了:“你可以不相信我——当然,能相信我就更好了——但要知道,女巫的预言绝对是正确的。而关于你的,我已经和你说过了。”她冲Reese头上的鹿角扬了扬下巴:“汝爱既死,祝福逆转成咒,唯真爱之吻可解。”说完她有伸手摸了摸他头顶的槲寄生——女巫身份的特殊性让她一贯看得见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槲寄生只有‘那个人’才看得见。”

“我知道,”Reese声音低沉,“我只是比较喜欢碰运气。”

“SO,good luck.”

 

23:01。平安夜马上就要过去了,Reese却怎么也找不到Finch,这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他可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他呢。况且都这个点了……他实在有点担心。

通讯水晶适时地亮了起来,浮现出一个地址,是镇中心的广场。

“我可不知道你也会选在圣诞去逛街啊Harold.”

 

刚到目的地Reese便一眼看到了Finch,他今天的打扮……嗯……和以往不太一样。虽然是一如既往的整洁精致,着色却从以往肃穆的黑灰棕换成了略显骚包的暗红,颇有节日的气息。

Finch很快也看到了他,一瘸一拐地向他走来。“希望你不介意在户外度过平安夜,Mr.Reese.”

“Mypleasure.”Reese微笑着回答,敏锐地发现对方的耳朵尖有点发红,希望不是冻的。

因为节日的原因,广场上人很多,却也没有过度拥挤。Reese心猿意马地跟着Finch,暗自思索怎么将自己的计划付诸实践——他要跟Finch告白。

这个想法早在他心里扎了根,却始终不敢施行。一来他不确定Finch对他是什么看法,要说一点感情都没有,他不信,毕竟他和Finch也有过同生共死的经历,但这个感情有多深,他也拿不准;二来他还背负着诅咒——头上的槲寄生本来是上天赐予他和Jessica的祝福,那东西会在他与Jessica完婚后生效,庇佑他们平安,可是他没有保护好她,祝福转化成了“为保护所爱而死”的诅咒,唯有看得见槲寄生的那个“命中注定的人”的true love kiss才可以解除——这些都是Root破解出来的,虽然难辨真假,他却不敢轻易将Finch牵扯进来。Finch有自己的伤痛和责任,这些东西,John Reese自己来抗就好。

然而也许是他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有自制力,也许他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有自制力,又些许,他只是受了节日气氛的蛊惑。

他决心赌一把。

“为保护所爱而死”是吗?是Finch给了他the secondchance,他的命早就是他的了。他既然可以为他而战,又为何不可为他而死?

 

“Mr.Reese?”Finch被Reese拉到了一家餐厅内,里面正在举行舞会,Reese极其自然地搂住了Finch的腰,踏着拍子跳起舞来。

Finch似乎受到了点小惊吓,身体一直有点僵硬,Reese却是一副豁出去的架势,丝毫不放松搂着Finch的力道,垂下头,压低了嗓音和着留声机里播放的歌在对方的耳边低声唱:

“kiss medarling, kiss me kiss me tonight

kiss me darlingkiss and you'll be alright

kiss me darlingkiss, your kiss is so wonderful

kiss me……”

旋转。再旋转。仿佛旁人皆不存在,只有他们是真实的。

 

两人移动到一束槲寄生下,Finch抬起头,猝不及防地跌进了那双仿若星辰大海的眼睛里。对方英俊的脸在他的视野内逐渐放大,性感的嘴唇紧张地微抿。

十公分、一公分、一寸……

嘴唇落在了侧脸。

Finch别过了头。

 

Reese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Finch离开的,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直到Finch停下才回过神来。

“I will neverlie to you,Mr.Reese,”Finch转过身来,突然靠近,微微踮起脚尖,“This is my answer.”

Reese震惊地看着对方放大的脸,难以相信唇上的触感到底是什么,一时间竟然条件反射地想要抽身离开,Finch却异常强硬又有点吃力地按住了他的脖子。

大概过了十秒,Finch终于抵不住脖子传来的痛感退了开来。

“餐厅人太多了,”Finch皱起了眉头,“而且……”

“槲寄生一个就够了。”

Reese猛然回过神来,转头看见一旁商场的玻璃上,自己的模样发生了改变——头顶的鹿角崩解消失,槲寄生发出柔和的白光。他激动地一把抱住笑得温和的Finch,槲寄生在他们的头顶像烟花一样炸开,与此同时,天空中下起了雪。

0:00。

钟声响起。

“MerryChristmas,John.”

“MerryChristmas,Harold.”

“Guess whatwishes I have made? ”

“What?”

“Kiss me.”

“My pleasure.”


评论(2)
热度(18)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