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ACCA/尼吉】Can't Sleep Love

无tag仅归档


于睡梦中唐突惊醒绝非什么良好体验。尼诺捂着额头从床上坐起,头脑放空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回过神去拿起吵醒他的手机,按下接听键。新上司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简单地寒暄过几句进入正题,问起他的工作进度。


尼诺用肩膀夹住耳机,一边慢悠悠地往脚上套袜子,一边懒洋洋地回答说照片已经洗好了,马上就送到杂志社。


等他收拾整齐,墙上的挂钟显示时间已是下午四点,虽说是通宵到早上六点才爬上床,但似乎也有些睡过头了,左后脑勺隐隐作痛。


这种间歇性的轻微抽痛他并不陌生,过去他也时常就着啤酒和巧克力消磨过许多个不眠夜,抽空小憩几个小时后在起来就会这样一阵阵地犯头疼。不同的是以前压在他肩上的是从父亲那延续传递下来的使命,如今则成了一纸轻飘飘的时间表,虽然都属于“工作”的范畴,且他对前者并无不满,但纯粹经由自己做出的选择总是更加让人心情轻松、愉悦。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岁,随后又被自己这种像是七八十岁的老头才会发出的感叹逗得勾起嘴角。


总的来说他还是很满意自己这段新的开始的,哪怕依旧是以摄影为主业,依旧是骑着摩托车到处跑,也终究有一些微妙的不同——拍摄的对象变多了,个人时间增加了,作息时间不用再和他人同调了……就像朝开晚谢的花,今日与昨日明明是同一朵,花却又与昨日有所不同,全新开始的人生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


这是尼诺此前不曾有过的新奇体验——可能就连造成这种改变的吉恩都不知道自己当初的那句“你的人生不是多瓦王家的东西”究竟带来了多大影响吧。


哼着不知名的曲调从杂志社走出来,尼诺一身轻松地在街上游荡。这笔工作做完,他决定给自己放个小假,去周边其他区转转,不带任何包袱地来个短途旅行。至于去哪些地方他还没盘算好,或许不带计划地走到哪算哪也不错,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填饱他空了一天的胃袋。


日色昏沉,街两边的店面渐次燃起灯,有意营造温馨气氛的橙色灯光照得人心里一团暖意。


独自一人的时候,尼诺对食物的要求不算特别高,随便就找了家看得顺眼的店铺推门进去,点了一人份的食物。哦对,还有酒。


男性对烟和酒大概有种天然的偏好,而这两点在他和吉恩身上可谓是分别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记得某次喝酒的时候,半醉的吉恩曾经说过一起戒烟戒酒这种话——这个人喝醉的时候总会说一些意外有趣的东西,除了忍笑很辛苦外,尼诺是一点怨言也没有,反倒是乐在其中,不过最后他们谁都没有戒掉自己的嗜好,吉恩是睡醒就忘了,而尼诺不想失去听对方喝醉后吐露真言的契机。


和吉恩的友人关系是尼诺唯一不想尝试去改变的事情。再怎么今日与昨日不同,朝开晚谢的花始终是那一朵,而让尼诺之所以成为“尼诺”的种种因素中,吉恩是不可或缺的一种。


所以他始终小心地维持着一个巧妙的距离,既不会显得疏离,又不会让吉恩有所察觉而拒绝和他喝酒。虽然吉恩总是表现得一副慵懒模样,但其敏锐的一面在尼诺面前早已不是秘密。好在他看着他的小王子长大看了三十多年,真要论起伪装,他是如何都不会输的。


不眠夜里的清醒梦就应该留在那些不为人知的夜里,和冰冷的床铺一起等待被日光埋没。


“嗯……尼诺?”


突然直接从回忆里窜出来传入耳中的熟悉嗓音让尼诺手微微一颤,叉子上的肉块淋的酱汁溅到白色的桌布上,留下一个几不可见的褐色圆点。他抬起头,“吉恩,”瞥一眼对方身上笔挺的黑色制服,“刚刚下班?”


“啊。”


尼诺又从肉排上切下一块,“萝塔不在家?”


“嗯,和朋友出去玩了。”脱下外套,吉恩在尼诺对面坐下。


尼诺放下手里的刀叉,向服务生要来菜单,推到吉恩面前。吉恩耷拉着眼皮扫视下来,最后点了同一道肉排。当然,还有酒。


两杯金色的啤酒在橙黄灯光下被染成橙汁一样的颜色,吉恩的金发却依然泛着好看的光泽。尼诺怀疑自己的上嘴唇沾到了啤酒沫,黏在皮肤上微微发痒,用纸擦了擦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这顿晚餐历时颇长,两人就着酒精聊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像是尼诺的新工作,萝塔的新朋友,吉恩被差遣的日常,哪里新开了好吃的面包店,现在什么品种的花开得最漂亮……就连尼诺本人都觉得有些话题实在是毫无营养,可又有谁规定每一段对白都必须有所意义呢?


走出店门的时候,吉恩毫无意外地又是红着张脸的迷蒙模样,尼诺不由庆幸出来的时候没有骑摩托车,不然现在还真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想了下还是拉住迷迷糊糊就要迈步往反方向走的人,“吉恩,方向错了。走这边,我送你回去。”


“尼诺。”被拉住的人反扯住他的袖子,臂弯里挂着外套的手指向不远处的一栋建筑,“我想看电影。”


“晚场电影可是会播到凌晨的。”


“我明天休息。”


“那你要看哪一部?”


在醉鬼吉恩的要求下,他们看了一部文艺爱情片。尼诺不讨厌这样的电影,虽然画面黑白,台词也是些陈词滥调,但深夜场的静谧、爆米花的味道、右手边传来的体温不多不少得刚好。


难得温暖的不眠夜,气氛好得像是一场梦,梦里的一切都如同他所希望的那样展开。


唯一令尼诺意外的是吉恩并没有像他预想中的那样睡着,纵使头和眼睛都耷拉着,还是醒着走出了电影院。


醉醺醺的吉恩走得摇摇晃晃,影子在身后拉成细长一条,走了两步又回头挥挥手:“尼诺?”


“啊,来了。”


熄灭了所有灯光的街道格外静谧,也衬得月亮愈发皎洁明亮。两人踩着月光走上已经走过三十年的回家路。


评论
热度(1)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