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SE】卡兹特之死

作为一个魔人,卡兹特满以为自己可以每天吊儿郎当地抱着布偶熊数自己收集的新首饰,石榴石、琥珀、孔雀石、砗磲、粉水晶……总而言之,懒散又快活地活个成百上千岁,等哪天活得腻烦了,就潇洒地投海去,和自己第二喜爱的颜色融为一体。但他没想到自己会在十八岁的年纪就被迫拥抱海浪,听涛声给自己唱安眠曲。

身体在肌肉松弛剂的作用下逐渐失去控制——其实他的抗药性并不糟糕,如果那种药并非针对魔物而研制的话——意识却愈发地清醒,他能嗅到海风吹过留下的咸味,能感受到海鸥掠过身边翅膀震动的频率,他甚至能通过与乌鸦们尚未断开的联系聆听十里开外的混战声,但他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
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就连他也忍不住感伤起来。
冰箱里的酸奶还没有喝完,新看中的那串翡翠项链还没有买,家里刚来的那群小家伙还没有喂,收集来的情报还没有整理,答应梅斯的东西还没有给他……那么多事情还没有做,而他如今只能被绑在脚上的石头拽着下沉。
向着海底、向着黑、向着死亡,像被猎枪射中的飞鸟,不断地下坠,任由海水没过四肢,渗进百骸,吞噬意识。他感觉自己每一个细胞都被浸上了眼泪的味道。
被窒息感扼住喉咙,他条件反射地想要挣扎,无奈实在提不起力气。
他开始看见幻觉了。
一开始是五颜六色的雪花点,然后就凝结了画面,他通过乌鸦观察到的普通人的生活,和Teal斗嘴,拽着梅斯看新买的杂志,爬到树上喂鸟结果摔断了胳膊,吃苹果磕掉了松动的乳牙,刚刚学会走路就瞎跑结果摔伤了膝盖……
直到最后一缕让他引以为傲的粉毛也被大海掩盖,他才终于得以安睡。
海面完好如初,没有人会知道她又收留了一个迷路的灵魂,只有满世界的乌鸦唱起了歌。

评论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