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月歌/海隼】Breathe

随手摸鱼一条释放压力,ABO设定尝试


路过中庭的时候,海闻到了一阵奇特的香味。似乎是没有闻到过的花香,还带着点雨后濡湿的味道,让他那颗被上午的文学课程搅成一团的大脑终于清明了些许,可这片园区种的都是常青的树木,又是在这个时节,哪里会来花香?

这样想着,脚步已经不受控制地向着那香味的源头迈去,倒也不远,只刚刚绕过中心的樱花树,便在树干后找见了,竟是个未曾见过的陌生男人,就坐在樱花树下供人休憩的长椅上,似乎是睡着了。男人纯白的发色实在罕见,海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又自觉行为太过失礼,移开了视线,准备悄声离去。男人却悠悠地睁开了眼睛,正好瞧见海抱着书、神情纠结的样子。

“抱歉,”海条件反射地开口,“打扰到你休息了。”

“My Name Is Red.”

“……Hello,I’m Kai.”

男人笑着坐起身,手指向着海的怀中虚点了一下,海这才意识到他根本只是在念自己手上刚从图书馆借来的书的原名,随后便又听见他用标准的日语说:“至于我的名字——霜月隼,叫我隼就可以了。”海不明所以地点点头,实在猜不透对方到底是何意思,他最先说的那句话和对方的回答有关系吗?

而对方并不给他进一步去思考这个问题的时间,带着满面意味深长的笑容,径自拽着他带自己参观起校园。那头亮眼的白发为他们迎来了相当高的回头率,海一面用微笑应对过相熟的朋友投来的好奇目光,一面忍不住打量起走在自己前面那人,从后面看正好可以瞧见他后脑勺上的发旋、虽然宽阔但不够健壮的肩,以及线条好看的脖颈——若有似无的花香就是从那附近传出的。

海突然意识到了花香的正体,难以置信地停下了脚步,“你是Omega?”他语速极快,险些咬了舌头。

“终于发现了啊,海,”白发的男人笑出了声,熟稔又亲昵地念着他的名字,柔软的发丝随着肩部的耸动而颤抖似三月枝头被微风惊扰的春花,“会介意吗?”

海摇摇头,“只是有点吃惊。”

“毕竟男性Omega很少嘛。”

“倒也不是……”海看着他侧过头,好整以暇地等待自己的下文,仿佛他们对话的中心并非他本人,出乎他的意料正是这份态度,从他们那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相识对话起,这个人便一直是如此坦诚得过分的态度,明明不过是初次见面,却像是已经认识了多年的老友。难以捉摸,但也不惹人讨厌,反而有种天然的默契感,因此海没有拒绝他共饮下午茶的邀请,也就失去了彻底远离这个麻烦精的唯一机会。

享用下午茶的地点由隼倾情推荐。海发誓自己从来不知道学校边上的小巷里居然还有这么一间咖啡店——明明他才是已经在这里就读了两年的那一个,店内装潢典雅而不花哨,作为招牌的特大号芭菲堪称一绝,海特意从柜台上拿走了一份宣传单,打算以后课余常来。事实上他在后来确实也成为了那里的常客,而且大多数时间都是和隼一起,任茶香混合着店内松饼的香味,还有隼身上散发的淡雅的、挥之不去的花香,填充满午后光阴的每一寸罅隙。

“喂——海——”一双手从眼前一晃而过,海总算回了神,抬眼便瞧见了那张方才在自己脑海中闪过无数次的脸,连嘴角上扬的弧度都一模一样。隼托着下巴,将手里的体温计递给他,“量好啦。”接过还带着体温和淡淡香味的体温计,海飞快地扫了一眼上面的数字,37.6℃,还是有些低烧。他习惯性地蹙起眉,替因为忘带抑制剂又不巧碰上发情期而只能老实躺在床上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隼盖好被子,认真地思考起是否应该去拿个口罩戴上,用以预防自己被空气中过浓的信息素篡改了呼吸频率。

评论(1)
热度(34)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