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月歌/白组/海隼】特别放送 下

  写成流水账了很难过,上篇链接: 点我

 
 
 
 

好在全组成员都早已经饱经摧残、见怪不怪,再加上逐渐磨炼得越来越专业的身为偶像的职业素养,大家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面对临时加训和魔王大人各种恶作剧——诸如送了一大堆临时订购的假发给烦恼要怎么处理自己发色的阳,为夜挑了一大串挂着骷髅之类夸张吊坠的项链颈环之类,总算是在正式拍摄之前纷纷找到了状态。然而次日到达拍摄现场后,除了隼以外的众人还是不约而同地感受到紧张了起来。

 

作为总负责人的摄影师是个看起来相当年轻、充满活力的人,众人刚到达地点,他便走上前来一一打过招呼,领着他们往更衣室去。虽然早就有所准备,但真正看到准备好了的定制服装后,或多或少还是受到了二次冲击,特别是夜,看到那件带亮片的宽松背心后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可工作还是要做,待到他们换好衣服化好妆,拍摄终于是正式开始了。

 

最先结束拍摄的是郁和泪,由于两人做的都不是现代的打扮,比起性格上的“反转”,倒是时代上的落差给人的感受更加强烈些,十分顺利地就拍完了。阳和夜则是因为“衣服太死板裹得太紧不舒服”和“背心开口太大凉飕飕的很没有安全感”的理由而折腾了有一会儿,才总算是达到了摄影师想要的效果。

 

问题出在海和隼这组身上。只是这次出状况的并非想方设法折腾人的白魔王大人,而是向来好脾气地积极配合的海。

 

“文月先生……”摄像师有些为难地开口,“还是休息一下吧。”

 

“非常抱歉!”

 

见他满脸纠结的歉意,摄像师又宽慰他道:“这次企划做得匆忙,没有给各位留下足够的准备时间,我们也要负一部分责任。总之拍摄也进行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不如干脆先休息下,调整好状态我们再继续。”

 

海点点头,情绪却还是十分低落,少见地带着一脸闷闷不乐又困惑的表情一个人坐到了边上,垂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海,不要紧吧。”泪有些担忧地看着海道。

 

阳摸着下巴,“确实,海这个样子非常少见。”

 

“所以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不能想办法帮帮海吗?”郁再一次提出了核心问题,这次回答他的是夜:“刚刚我听到摄影师先生跟海说是感觉不够华丽和性感……”

 

“噗,对那个会用‘水灵灵’这种老气横秋的形容词的海来讲,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阳打趣道,“摄像师的要求太高了吧。”话音刚落,又一个声音从他的背后冒了出来:“这应该叫做敬业精神,不达到完美决不罢休,对自己拍下的每一张照片都倾注进去同样的专注和爱意——”隼发出一串愉悦的笑声,“真是让人敬佩。”

 

“隼,没有办法帮海吗。”

 

“当然有,”他看起来更加开心了,理了理刚刚换上的自己的长风衣,向着海走去,“魔王大人这就去让他恢复精神。”

 

剩下其他人默默地在心里为海画起了十字。


 

后背被另一具体温稍低的身体贴上的瞬间,海便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扭头过去便正好对上对方带着笑意勾起的嘴角。他的心情实在算不上好,但还是打起精神问道:“怎么了,隼?”隼没有回他,只将脸又凑近了些,眼睛眯缝着上下打量海。

 

和他搭档了这么久,海当然知道他这点小动作意味着什么,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不等他反应过来应对,隼就直接把两人之间最后一点距离也给彻底抹杀了。他整个人都挂在了海的身上,压着海的脖子,让两人嘴唇巧妙地交错重合,严丝密合地贴在一起,不安分地伸出的舌头尝到了一点唇膏的味道。

 

短短一瞬的僵硬后,海几乎是情难自持地用力抱了回去,贴身的燕尾马甲勒得他有些难受,却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然而这毕竟是工作的场所,两人只又腻了一会儿便重新拉开点距离,隼靠着海并肩坐下,看起来就像是两个关系亲密的多年好友。

 

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控,海有些不自在地扯了扯衣领,小声道:“别在工作中做这种事啊。”

 

“现在可是休息中。”隼看着他道,嘴角的笑容又加深了些,看起来很是高兴,“而且这是人类自然的本能反应,叫人难以忍耐。”

 

“……”

 

隼托住下巴,“毕竟,海无法进入状态是因为我吧。本来海就是属于我的,却要做出服饰其他人的样子,太强人所难了。”

 

“本来觉得自己也有过那么多拍摄经验了,完全可以胜任,但没想到还是……我是真的不擅长做这种事啊,”海有些泄气地低下头去,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猛地抬起,“你是想到这才故意抢着答应下来的?!”

 

“嗯——确实也有想看看海困恼的表情的因素。”

 

“你啊……”

 

隼无辜地眨眨眼,突然道:“为了负起责任,就让魔王大人来陪你拍吧。”说完便不给海拒绝的机会径直拉着他走到了负责人面前,提出一起拍摄的请求。

 

虽说本来的计划是拍每个人的单人写真,但也没有严格规定只能拍单人,再加上隼出言保证合拍效果会比单独摄影更好,总负责人便同意了,并给两人拉过来一张复古风格的长条沙发椅。

 

隼还是穿的自己的衣服,只稍微补了点妆以保证上镜效果,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个偶然到来的普通客人。按照摄影师的要求,隼坐到了沙发椅的右边,手里摇晃着红酒杯。海则端着摆了未开封的红酒的托盘站在左侧,弯腰给隼倒酒。

 

身体记忆实在是很神奇的东西,靠着平日里给隼泡红茶的经验,之前还因为无法脑内想象出具体的场景和对象的些许不知所措都已散去,内心充满了安定感,毫无障碍地就拍了下去。摄影师在一旁感动得都快哭了。只可惜乖乖配合从来不是隼的作风,刚拍完一张海俯身听隼说话的照片,隼便伸手扯住了海的领结,将他往下拉,两人一个半躺、一个半跪,差点贴到一起的嘴唇间横了个五分之一满的高脚酒杯。

 

摄影师眼疾手快地按下快门,立刻朗声喊了句“结束”,这才终于止住了突然变得微妙起来的氛围。

 

“大家辛苦了!”

 

“辛苦了——”

 

礼节性地互相问候过后,精疲力尽的众人总算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了月之寮。

 

一周后,样刊寄到,封面用的是最开始拍的,大家各自穿着定制服装站在一起的合照,特典却是海和隼最后拍的那张——昏暗暧昧的灯光,全情投入的对视,右上角用粉白色的字体印着一行字:特别放送。

 

对上隼写满了“目的达到”的得意的眼神,海直觉自己的Twitter账号又被刷爆了。

评论(2)
热度(45)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