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K/伏八】镜头之外的秘密情事

看了最近的官图的摸鱼,爱豆K设定




“八田先生请再往左边来一点。”

“……伏见先生?可以请你再稍微笑得开心一点吗?”

兵荒马乱、人头攒动的拍摄现场,被包围在人群中心的两人按照摄影师的要求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可惜从早上起便一直笼罩在现场的低压仍在,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实在不清楚这两位是怎么又突然闹起了脾气。不是说已经和好了吗?

摄影师又拍了两张,效果依旧不理想,憋了一上午的火气终于爆发,直接叫停了拍摄,摘下相机,三两步走到两人面前,问道:“请问二位对今天的拍摄有什么意见。”

他本以为这两人是因为天气炎热却要穿着整套白西装拍外景而心有不满,正打定了注意准备好好教训一下现在这些傲慢的年轻人,却没想到八田非但没有抱怨,反而是突然涨红了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摄影师又疑惑地看向一旁的伏见,只听他啧了一声道:“他不擅长拍这个题材。”

一众工作人员总算恍然大悟。

他们今天的拍摄主题是“白色浪漫~谁是你心目中的理想新郎”,主要面对的群体是20-30岁的年轻女性,要求偶像艺人们穿上白西装对着镜头做出邀请牵手的动作。而工作组早有耳闻当红偶像八田美咲有女性恐惧症的传闻,但谁也没想到居然严重到对着幻想中的女性自然地伸手都做不到的程度。

摄影师顿感头疼,只能挥挥手叫两个模特先休息会,又招了助手到一边商量对策。

见拍摄工作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被迫中断,八田的一下子变得更加低落,头蔫蔫地耷拉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就站在距离自己一步之遥的位置的伏见脸色又黑了一层。

该死,被骗了。伏见瞪向不远处刚结束拍摄工作就向这边投来看好戏的目光的自家上司,内心少有地产生了些许后悔。

昨天在事务所内阐述工作内容的时候,他只听说是与Homra的联合外景拍摄便答应了下来,却没想到竟然是女性向的活动。伏见扯了扯领巾,又将视线投到身旁正一脸纠结地蹂躏自己头发的人身上。白痴美咲,明明就不擅长做这种事,还接下这份工作,肯定是周防尊那一波人说了什么。

越想越觉得烦躁,伏见干脆脱下西装外套,只穿着里面的白衬衣和浅灰色马甲,找了一处少人的阴凉假寐起来,以求清静。

偏生就有人不让他如意。

他才闭上眼没多久,便听到一串熟悉的脚步声,伏见在心里反复咋舌,最终还是撑开眼睑,出声道:“有话倒是快点说啊,美、咲。”

八田显然没有料到他并未睡着,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想要说什么:“猿比古你没事吧?”

“哈?”伏见皱眉,“不在状态的明明是你,问我干嘛。”

八田扒扒头发,又挠了挠自己的脸,像是有些难以启齿地小声道:“那个……因为你看起来很不爽。我也知道我不擅长参加女性向的活动就接下这份工作很不好,但是十束哥跟我说是和你们S4的联合活动所以我才……不、不是特别因为你啊!只是觉得以现在的行情应该加强合作……”他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干脆是吞进了肚子里。

伏见却一字不漏地都听了进去,一上午的阴霾被忍不住爬上嘴角的笑意拂去,换上一贯带了点轻佻的调笑语气道:“白痴美咲,这么多年了还是一撒谎就摸鼻子啊。”

“什?!”八田的脸瞬间涨红,张大了嘴企图争辩,却最终还是在伏见渐渐弯起的眉眼间败下阵来,“总之我就是想和你一起拍照,不行啊!”

听着对方虚张声势地上扬的语调,伏见只觉得心情更加愉悦了,只可惜现在两人是在工作地点,而非共同租住的公寓,于是他只能在他人看不见的角落悄悄牵起对方的手,撑起身在对方变得越来越红的耳垂边轻声道:“美咲,你想知道怎么拍好这组照片吗?”

八田疯狂点头。

“只要看着我就好,”伏见眯起眼睛,压低了嗓音,“想象要牵起你的手是我,要与你接吻的人是我,要和你走完一生的人是我。”

看着我。想我。爱我。离不开我。

这是我藏在镜头外、阴影里的,秘密情事。

-

一点题外话:

最近有些手痒,想在cp21前做一本伏八小料参展,预计是出妖怪paro的因缘际会系列,包含《鸦天狗的花嫁》《稻荷童子的花婿》《猫又的照相机》《千山鸟哭》等多篇(会修增一些篇目),预计3w字左右,价格看成本来定,有兴趣的朋友能不能留个言让我预估一下印量?

anyway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朋友!

评论(16)
热度(79)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