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K/伏八】重生之冬 黎明的叙事诗(03)

上篇链接:(01)    (02)


他在衣柜底层翻出了一件浴衣,料子摸上去十分柔顺,触感微凉,颜色是深蓝色。

这是他拿着自己兼职得来的第一份工资买给自己的礼物,他所拥有的第一件浴衣。想要穿浴衣的心愿和其他所有曾经有过的心愿一样,经由他的双手,得到了真实的满足。

一旦空缺被填上,需要的东西也就不再必要了,最后全都汇聚到无人触及的角落。

如果是鼠灰色就好了。他想着,将面料贴到右侧面颊上,感觉到脸上充血的热潮和红肿稍微得到缓解,终于闭上双眼睡过去。

 

-

 

“我出发了!”调整好背包的肩带,八田向草薙敬了个不甚标准的礼,脸上完全看不出昨日自伏见家离开时的低落表情。

 

见他这样,原本想要叮嘱的关心话语也都堵在嘴边说不出来了。作为这位新人的指导者,草薙还是比其他人了解他更多一些的,虽然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仿佛什么都不会往心上去,但其实骨子里是个非常不服输、认死理的家伙,就算再怎么费尽口舌去劝他放弃伏见,他怕是也听不进去,于是草薙干脆地闭嘴放行,只交代了句别和人起正面冲突。八田自然是满口答应,但听不听、答不答应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到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凭着记忆和草薙给的地址,八田顺利地找到了伏见宅,无论见几次,八田都忍不住惊叹——这住宅也太豪华了吧!

 

“没记错的话,那个家伙好像是一个人住?”八田自言自语道,“真是奢侈浪费。话说一个人住这么大一间宅子都不怕闹鬼……”被自己的想象吓得打了个寒噤,八田立刻甩甩头,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门铃按钮上,努力给自己打气、做必要的心理建设。

 

长出一口气,又伸手抹了把脸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八田总算下定决心,伸出了手……“你在干什么。”不带起伏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出,“让开,不然我报警了。”

 

“哇啊!”八田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大叫出声,刚转过身去,就看见伏见一手提着塑料袋一手抱着一个装着长面包的纸袋,面色不善地看着自己,一时反应不过来愣在了那里。

 

伏见微眯起眼睛,从齿缝间挤出一声啧,抬腿虚踹了八田一脚,重复道:“让开。”

 

在接受入职培训的时候,八田确实受到过“干这一行的作者或多或少都有些‘特别’的行事风格”这样的教导,也明白自己身为辅佐的一方,更多地应该是顺着对方来——但是,八田美咲二十三年的行事准则中从来没有“忍气吞声”这一条,尤其是在昨天刚刚被对方毫不客气地赶出住处后,他为数不多的忍耐力早就耗尽了!想也不想,八田捏紧拳头就朝伏见挥了出去。

 

伏见显然没有料到眼前这个比自己矮了少说有半个头的小个子会突然发难,根本来不及躲,结结实实地用下巴吃下了这一记上钩拳,右手抱着的纸袋也落在了地上,接着就听到一声几乎震破人的耳膜的怒吼:“混蛋,少瞧不起人了!”

 

伏见这才转过头去,真正地看向这个自称是想要请自己出山的新人编辑。名字是什么来着?心下这么想着,嘴里就已经问出了口。

 

只见前一秒还怒气冲冲的小个子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别开眼神,嘴里嘟嘟囔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吐出一句:八田美咲。

 

忍不住勾起嘴角,伏见刻意拉长了尾音调侃道:“看不出来你这么粗鲁的小矮子居然有这么女性化的名字啊,美咲——”

 

“啊啊啊闭嘴!叫我的姓就可以了!”

 

“为什么我要听你的?”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伏见干脆连散落在地上的纸袋也不捡了,双手环抱在胸前,好整以暇地看着八田。

 

八田哑口无言地瞪着他,恍然间有一种自己是被大头针钉在泡沫板上的蝴蝶标本的直觉,不禁又是一抖,却还要硬撑着瞪视回去。

 

微妙的氛围在两人之间悄然铺陈开来,直到引来过往路人的频繁侧目,才终于在因为相对脸皮更薄而放弃干瞪眼弯腰捡东西的八田的动作中被打破。八田效率极高地将散落在地上的长面包放回纸袋中——好在面包都有独立包装,省去了他还要赔钱给这个讨厌鬼的悲惨命运,又将纸袋递还给伏见。

 

这次伏见没再做出什么故意讨人嫌的举动,从善如流地接过袋子,从口袋中掏出钥匙就要开门。

 

八田看着他的动作,烦躁地扒了扒自己一头卷翘的短发,正纠结究竟要怎么开口才能不用低三下四的语气就轻松说服他与自己相谈出山的事,突然就听见伏见对自己道:“喂,要不要进来坐坐。”

评论(15)
热度(31)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