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也哉
虽为草木,心向帝星。
关注前请先阅读“关注前请阅读此条”

棣杏

【K/伏八】重生之冬 黎明的叙事诗(02)

上篇链接:(01)

 


他又打开了走廊尽头的门,外界的新鲜空气涌入,气流撩起灰尘,扑了他满头满脸。

 

门在身后合拢。咔。

 

再也无人来叩他门扉。

 

-

 

虽然说出来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但八田不得不承认,他确实不会念书,光是课本上的长虫一般的文字就足够他抓耳挠腮地纠结上好几个小时,最后也只混到一个惨不忍睹的成绩。更别说去读课外读物了。

 

比起关在室内埋头和那些自己可能一辈子都看不懂的文字打交道,他更爱揣上自己心爱的滑板,趁家人不注意偷溜出门,跑到公园放肆地滑上几圈。什么考试、升学,统统抛到脑后,青春就应该浸泡在汗水的热度中,而不是半死不活地吊在空调出风口,靠那团人为制造的冰冷空气以求安逸。

 

八田从来不是个享乐主义者,也算不上多离经叛道,他只是一个热血冒险家,且不太会念书而已。

 

如此这般让家长和老师都无比头疼的作风,却在他国三那年突然有了转变——他开始看书了,在国文课上,还因为看得太过入迷而被国文老师抓了个正着。

 

毫无意外地,课后八田又被叫到了办公室,只是这次,向来没怎么给过他好脸色看的国文老师没有上来就劈头盖脸地将他大骂一通,而是询问起了他看的是什么书。书名八田至今都还记得——或者说干脆忘不掉——《葬列》,听上去就充满了对他而言有些不知所谓的伤感情调。以往这种类型的书就算摆到他面前,他怕是也不会翻上一翻,现如今居然主动找来读,不说国文老师,就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为什么会读这本书?八田也说不上来。

 

起初只是普通地去找“小弟”们,发现他们正在传阅什么,于是忍不住好奇去抢了过来而已,草草扫了两眼,只读到了大段的场景描写,细致又精准得不近人情。八田嘁了一声,不以为然地将因为被多人翻阅过而边角微微起皱的书扔回“小弟”们围坐的课桌上。

 

然而当他再一次在英语课上睡着后,一向睡眠质量奇高的他却做起了梦。

 

梦里他看见了人来人往的月台,每个人都像是戴着面具一般,表情僵硬面色苍白,唯有不断往前疾走的步伐证明他们并非冰冷的尸体。八田被挤在人群中,艰难地顺着众人前进的方向迈步。

 

在靠近警戒线的地方,他突然看到一团黑影,似乎是一个小孩,身高还不到他的胸口。黑影的头动了动,似乎是在环顾四周找着什么人的样子。八田心中一动,正想穿过人群往小黑影边上走,整个月台所在的空间却像突然被按下了减速键。他清楚地看见列车车灯投射出的光束一点点变亮,走在最前列的人都已在警戒线内站定,小黑影却不为所动地又抬起一只脚……“不要!”八田大叫着醒来,怔住,直到英语老师气急败坏地叫他出去罚站,才终于回过神来。

 

抹了把脸颊,八田花了好一会儿才将自己从那份绝望中抽离,心跳也渐渐回归平常的节奏。他掏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找到一张揉得皱皱巴巴但好歹还是干净的纸巾,低着头沉默地擦去了眼角莫名涌出的眼泪。

 

他想,那本封面黑漆漆的书或许并没有他想得那么无聊,故事也并不是那么艰深难懂。

 

总之,他想读一读。

 

当天绕道去书店自己买了一本后,八田立刻关上房门读了起来。

 

虽然不擅长念书,但胜在有毅力,花了一整晚,八田总算粗略地读完了这部书腰上印着“天才少年作家的旷世之作”“本世纪最闪耀的新星”等等一系列赞誉的小说。长时间的阅读使得他感觉眼睛一阵阵发酸,却始终舍不得阖上,只是反复地摩挲书不甚光滑的表面,和印在书脊上的作者名——伏见猿比古,心底慢慢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觉。

 

上阅读课的时候,国文老师曾说,阅读一本书就是在跟书的作者对话,八田一直对此不以为然。都没有亲身接触过,怎么可能能进行对话?可如今他信了。

 

《葬列》的故事并不复杂,讲的不过是一个由于家庭不幸的原因而变得性格有些扭曲的少年源汐也短暂的一生,中间可以说几乎没有波折,只有结尾汐也最后恍惚地跳入火海自杀可以称得上高潮。八田借来妈妈的手机上网查了一下,发现对于这本书的褒奖性评价大多是针对作者犀利的文笔而言,内容上反响平平。

 

可八田确信自己看见了。

 

人来人往的月台、黑暗且布满灰尘的房间、关上的门……以及,最后烧红了天空的,那把火。

 

尖锐如刀的文字下是眼泪和着血聚集的湖泊,事无巨细的描写逞强地掩盖住空虚的灵魂,满纸汐也不在乎的言辞则是巨大的谎言,一声高过一声,挣扎着将真心话全部盖下去。

 

八田听见了。有人呼救的声音。

 

通过文字直接传达到脑海里的图像与信息转来转去,最终还是败给了困意。八田打了个长长的呵欠,闭上眼睛昏睡过去。

 

他打定了主意,等明天醒来,就把书再读一遍,然后,想办法找到这本书的作者,就像最后的火焰所给予汐也的那样,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自己非常喜欢这本书,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可以成为朋友。


 

一点小说明:

 

1.伏见的书的名字取自我非常喜欢的椎名林檎的歌

 

2.这一段差不多是我自己的个人经历感想改编,可能看起来比较不可思议,但我觉得读与写本身就是非常感性的东西,很多时候,理解与不理解就在一念之间,而八田本身是个情感比较纤细(但表达很粗犷x)的孩子,所以就这么写了

 

3.有什么意见咱们聊一聊嘛,求个回复好不好?

评论(18)
热度(34)

© 棣杏 | Powered by LOFTER